悲彼东山诗(月夜忆舍弟 杜甫)

2022-07-04 14:07:01 4点热度 0人点赞 0条评论

我徂东山,慆慆不归。

我来自东,零雨其濛。

我东曰归,我心西悲。

制彼裳衣,勿士行枚。

蜎蜎者蠋,烝在桑野。

敦彼独宿,亦在车下。

我徂东山,慆慆不归。

我来自东,零雨其濛。

果臝之实,亦施于宇。

伊威在室, 蟏蛸在户。

町畽鹿场,熠耀宵行。

不可畏也,伊可怀也。

我徂东山,慆慆不归。

我来自东,零雨其濛。

鹳鸣于垤,妇叹于室。

洒扫穹窒,我征聿至。

有敦瓜苦,烝在栗薪。

自我不见,于今三年。

我徂东山,慆慆不归。

我来自东,零雨其濛。

仓庚于飞,熠耀其羽。

之子于归,皇驳其马。

亲结其缡,九十其仪。

其新孔嘉,其旧如之何!

1.东山:在今山东境内,周公伐奄驻军之地。

2.慆(tāo)慆:长久的样子。

3.士:通“事”。

行枚:行军时衔在口中以保证不出声的竹棍。

4.蜎(yuān)蜎:幼虫蜷曲的样子;一说虫子蠕动的样子。

蠋(zhú):一种长在桑树上的虫,即野蚕。

9.伊威:土鳖虫,喜欢生活在潮湿的地方。

10.蟏蛸(xiāo shāo):一种长脚蜘蛛。

11.町畽(tuǎn):有禽兽践踏痕迹的空地。

12.熠(yì)耀:闪闪发光貌。

宵行:磷火。

宵,夜。

行,指流动。

13.鹳:水鸟名,形似鹤。

垤(dié):小土丘。

14.聿:语气助词,有将要的意思。

15.瓜苦:犹言瓜瓠,瓠瓜,一种葫芦。

古俗在婚礼上剖瓠瓜成两张瓢,夫妇各执一瓢盛酒漱口。

16.栗薪:犹言蓼薪,束薪。

17.皇驳:马毛黄白相间的叫皇,红白相间的叫驳。

18.亲:此指女方的母亲。

结缡(lí):将佩巾结在带子上,古代婚仪。

缡,佩巾。

19.九十:言其多。

20.新:指新妇。

孔:很。

嘉:善,美。

旧:三年之后变成了“旧”妻。

《诗经》中有很多征役诗,西周晚期,王室衰微,戎狄入侵,,征战不已,繁重的兵役给民众带来深重的苦难,因此,征夫和思妇,成为了征役诗中的主角。

或表达愤懑不满,或抒发别离忧伤,或表达对战争的不满,对家乡的思念,和美好生活的渴望,这些诗读来都倍感亲切。

例如,《卫风·伯兮》描写了思妇对征夫深切的怀念之情;《王风·君子于役》表达了一个山村思妇怀念久役未归的丈夫。

还有《小雅》里的《采薇》《杕杜》《何草不黄》,《邶风》里的《击鼓》都是阐述这方面内容的名作。

其中《豳风·东山》这首诗,历来被认为是佳作名篇,写出了出征多年的士兵,解甲归来的路上,所见所闻的复杂情感,写得情真意切,生动真实,反映了士兵们对和平生活的怀念和向往。

《毛诗序》曰:“《东山》,周公东征也。

周公东征,三年而归,劳归士,大夫美之,故作诗也。

……” 所以,后世研究者疑作者正是周公。

周公东征的历史背景是:周武王去逝后, 周成王年少登基, 周公摄政,管叔、蔡叔与武庚等诸侯非常不满,起兵反对周公。

约公元前1042年至公元前1040年,周公也发动了 周公东征,打败三监,正法武庚、管叔;流放蔡叔;将霍叔废为庶人,平定了三监之乱。

清人方玉润认为此诗是周公所作,在《诗经原始》里说:“此周公东征凯还以劳归士之诗。

又说:“盖(周)公与士卒同甘苦者有年,故一旦归来,作此以慰劳之。

因代述其归思之切如此,不啻出自征人肺腑,使劳者闻之,莫不泣下,则平日之能得士心而效其死力者,盖可想见。

“东山”,在今山东省曲阜市境内,亦名蒙山,为周公征伐驻军之地。

全诗分为四个部分,即四章。

《诗经原始》里说:《东山》之诗,述其归而未至也,则凡道途之远,岁月之久,风雨之陵犯,饥渴之困顿,裳衣之久而垢敝,室庐之久而荒废,室家之久而怨思,皆其心之所苦而不敢言者,我则有以慰劳之。

”依方玉润说,诗篇是与将士同甘共苦的周公,以士兵口吻吟咏如下译文:

第一章,在路上:自我远征东山东,回家愿望久成空。

如今我从东山回,满天小雨雾蒙蒙。

才说要从东山归,我心忧伤早西飞。

家常衣服做一件,不再行军事衔枚。

野蚕蜷蜷树上爬,田野桑林是它家。

露宿将身缩一团,睡在哪儿车底下。

第三章,思念家人:自我远征东山东,回家愿望久成空。

如今我从东山回,满天小雨雾蒙蒙。

白鹳丘上轻叫唤,妻子屋里把气叹。

洒扫房舍堵鼠洞,盼我早早回家转。

团团葫芦剖两半,撂上柴堆没人管。

旧物置闲我不见,算来到今已三年。

第四章,近乡回忆:自我远征东山东,回家愿望久成空。

如今我从东山回,满天小雨雾蒙蒙。

当年黄莺正飞翔,黄莺毛羽有辉光。

回想当年妻嫁时,黄白花马驾车辕。

娘为女儿结佩巾,种种礼仪都完全。

新婚之时多美好,重逢是否如初欢?

方玉润又说:“……此皆其心之愿而不敢言者,我则有以发扬之。

……然非公曲体人情,勤恤民隐,何能言之亲切如此?”

此之谓方玉润说周公之作,且感叹“非公之作而孰作乎?”

今人多以为,不是周公所作,因为周公不会极力描写战争之苦。

若从思想情感来推测,今人认为这首诗是一位新婚不久即入伍的亲历战争的士兵之作,战胜回来,他解甲归田,返乡途中,思绪如飞,想念绵长。

“我从征去东山,很久未回家。

现在我从东方返回,细雨弥漫。

我在东方说要回,我的心向往西方好伤悲。

缝制一身新衣,不用再衔木棒。

蠕动的毛虫,长期在桑林野外。

卷缩成团独自睡,钻在兵车下。

我从征去东山,很久未回家。

现在我从东方返回,细雨弥漫。

瓜蒌的果实,挂在房檐上。

土憋虫在屋里跑,喜蛛在门上结网。

田舍旁的空地变成野鹿的活动场所,还有闪闪发光的萤火虫。

这并不可怕呀,倒使人更加思念呀!

我从征去东山,很久未回家。

现在我从东方返回,细雨弥漫。

鹳鸟鸣叫在小土堆上,妻子在屋里叹气。

打扫房屋堵塞鼠洞,我家征人要到了。

圆圆的苦瓜,长久放在柴堆上。

自从我们不相见,到今天已经三年。

我从征去东山,很久未回家。

现在我从东方返回,细雨弥漫。

黄莺正在飞翔,闪闪发光的羽毛。

记得妻子出嫁时,黄白色花马去迎娶。

她的母亲为她系佩巾,繁多的仪式一个个。

她新婚时非常美好,现在时间久了会怎样呢?”

细读此诗,有思念之悲,却无死伤之苦,是“全师而归”,胜利凯旋。

如果是普通士兵所写,他必定文武双全。

全诗每章开始四句叠咏,文字全同,是全诗的主旋律。

“我徂东山,慆慆不归。

我来自东,零雨其濛。

”归来途中的天气和情感交融,是情感的抒发,也是后几句叙事的背景,悲喜交集,喜胜于悲。

汉乐府民歌《十五从军征》 的构思很可能受到《东山》的启发。

曹操的《苦寒行》里有句:“悲彼《东山》诗,悠悠使我哀。

”直接取意于《东山》。

清人牛运震在《诗志·东山》里说:“东征之士,谁无父母?岂鲜兄弟?而夫妇情艳之私,尤为缱切。

此诗曲体人情,无隐不透,直从三军肺腑扪摅一过,而温挚婉恻,感激动人。

《东山》是难得佳篇,以情动人,氛围浓郁,到底谁作,确切无从考证,唯有留待世人不断地考证与评说。

无论谁来读此诗,诵读几遍,都会读到一种“近乡情怯”的深情韵味。

一切景语皆情语。

读诗的意义恰在这一刻与古人情感的交汇,不禁将自我化身其中,于是诗以我们自己的思维方式展开了一片广阔的时空。

虽然时代变迁,自古至今,人总在归途中,即使凄风苦雨,“不可畏也,伊可怀也。

” 美好的生活就在眼前,回家,回家!

wordpress

这个人很懒,什么都没留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