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温州山水的诗句 温州最好的山水诗句

2022-05-24 01:47:52 6点热度 0人点赞 0条评论

1.温州有哪些著名的山水诗句

著名骈文高手丘迟形容温州“控山带海,利兼水路,实东南之沃壤,一都之巨会。”

“漳泉大贾飞樯集,粤海奇珍巨槛来。” “一片繁华海上头,从来唤作小杭州”。

宋“永嘉四灵”诗人之一的徐照在《游江心寺》诗中写道,“两寺合为一,僧多外国人。” “东瓯三先生”之一的宋恕在其《孤屿怀古》七绝写道,“凭吊江潮夷犬吠,大英领事孟楼眠。”

明朝王叔本《江心避暑》诗云,“追凉来古寺,露顶坐蒲团。云散诸天净,江空六月寒。

丛林开雪窦,曲槛落风湍。一入清凉界,顿令心地宽。”

张可元在《江心寺避暑》中写道,“水晶宫殿傍江漘,天竺携来第五轮。暑气不教侵净土,冷官且喜得仙身。

松篁密阴三千界,城市遥却十丈尘。坐看潮廻孤屿白,清凉我亦定中人。”

清正世源的《澄鲜阁避暑》则是这样的描述,“避暑虚无境,冰壶几洞天。凉煈时暂至,声出树头蝉。

云拥千山画,城浮万井烟。莫嫌归棹晚,月色满中川。”

林占春《中川避暑歌》:君不见,吴王避暑高宫府,绛纱红映寒溪渚------ 江心十景之一的《塔院筠风》诗云:结夏绿筠阴,南薰披袂快。人间烦暑多,此是清凉界。

《瓯江月色》云,“月出海门东,闲云扫晚风。江长飘素练,天净拭青铜。

人在琉璃界,秋深薜荔宫。此时诸品静,银汉转当中。”

清朝林元桂在《江心玩月赋》中写道,“鹿城之北,蜃江之中,岛屿双峙,浮屠两雄,楼台宛转,树木葱茏。望之若蓬瀛之市,陟之俨方壶之宫,千山环列,九斗争崇------宜雨宜晴,宜风宜雪,今古游人,品题不绝,仰挹光华,最宜秋月,近远皆浮,变幻百出,映水兮澄空,照人兮皎洁。

兹逢辰岁,适际中秋。乘良朋之逸兴,携旨酒以寻游。

出永清之城郭,驾江浒之扁舟。与焉鼓棹,放乎中流,与波上下,泛若轻瓯。

同登兮彼岸,散步兮焉求。斯时夕阳截江,廻澜生紫。

四面山容,苍翠如绮,江半飞帆,因风归野。霞灿海门,月升水底,玉露未零,银河似洗,覩波浪之初翻,恍铄金于万里------停杯问月,云净明河。

忘俗情于世外,共潇洒于烟波------” 北宋温州知州杨蟠《海月堂》诗:“杳杳壁沉水,亭亭珠在渊。落潮流不去,还向定中圆。”

清康熙时诸生王咏《孤屿对月》:“孤屿双林郁,中川一水潺。溯流杨桂枻,乘月扣松关。

目断烟云外,身疑霄汉间。波光浮玉魄,塔影倒银湾。

淡远江边树,微茫海上山。昔贤留咏处,吾辈复跻攀。”

薛英《中秋集孤屿觞月用王梅溪先生九日 饮酒韵》中有“临江纵酒呼明月,酒落杯中月落手。河汉声流萃堵高,直欲振衣上牛斗。”

陈之上《江心寺对月》:法鼓声声动,银蟾滟滟流。孤城长绕水,高阁易成秋。

夜色僧房闭,空江塔影浮。此时人籁寂,沙鸟自啁啾。”

朱彝尊《孤屿亭对月》:皎月空江满,寒云万里收。纤毫瞻顾兔,怳忽动潜虯。

望远高楼笛,行歌半夜舟。南征有红雁,相傍宿沙头。

嘉庆举人曹应枢《江心秋月》诗:峭壁澹斜晖,送风吹客衣。江鸿随叶下,月魄带云飞。

秋老愁心剧,途穷壮志非。越琴弹一曲,临水不知归。

2.温州有哪些著名的山水诗句

著名骈文高手丘迟形容温州“控山带海,利兼水路,实东南之沃壤,一都之巨会。”

“漳泉大贾飞樯集,粤海奇珍巨槛来。”

“一片繁华海上头,从来唤作小杭州”。

宋“永嘉四灵”诗人之一的徐照在《游江心寺》诗中写道,“两寺合为一,僧多外国人。”

“东瓯三先生”之一的宋恕在其《孤屿怀古》七绝写道,“凭吊江潮夷犬吠,大英领事孟楼眠。”

明朝王叔本《江心避暑》诗云,“追凉来古寺,露顶坐蒲团。云散诸天净,江空六月寒。丛林开雪窦,曲槛落风湍。一入清凉界,顿令心地宽。”

张可元在《江心寺避暑》中写道,“水晶宫殿傍江漘,天竺携来第五轮。暑气不教侵净土,冷官且喜得仙身。松篁密阴三千界,城市遥却十丈尘。坐看潮廻孤屿白,清凉我亦定中人。”

清正世源的《澄鲜阁避暑》则是这样的描述,“避暑虚无境,冰壶几洞天。凉煈时暂至,声出树头蝉。云拥千山画,城浮万井烟。莫嫌归棹晚,月色满中川。”

林占春《中川避暑歌》:君不见,吴王避暑高宫府,绛纱红映寒溪渚------

江心十景之一的《塔院筠风》诗云:结夏绿筠阴,南薰披袂快。人间烦暑多,此是清凉界。

《瓯江月色》云,“月出海门东,闲云扫晚风。江长飘素练,天净拭青铜。人在琉璃界,秋深薜荔宫。此时诸品静,银汉转当中。”

清朝林元桂在《江心玩月赋》中写道,“鹿城之北,蜃江之中,岛屿双峙,浮屠两雄,楼台宛转,树木葱茏。望之若蓬瀛之市,陟之俨方壶之宫,千山环列,九斗争崇------宜雨宜晴,宜风宜雪,今古游人,品题不绝,仰挹光华,最宜秋月,近远皆浮,变幻百出,映水兮澄空,照人兮皎洁。兹逢辰岁,适际中秋。乘良朋之逸兴,携旨酒以寻游。出永清之城郭,驾江浒之扁舟。与焉鼓棹,放乎中流,与波上下,泛若轻瓯。同登兮彼岸,散步兮焉求。斯时夕阳截江,廻澜生紫。四面山容,苍翠如绮,江半飞帆,因风归野。霞灿海门,月升水底,玉露未零,银河似洗,覩波浪之初翻,恍铄金于万里------停杯问月,云净明河。忘俗情于世外,共潇洒于烟波------”

北宋温州知州杨蟠《海月堂》诗:“杳杳壁沉水,亭亭珠在渊。落潮流不去,还向定中圆。”清康熙时诸生王咏《孤屿对月》:“孤屿双林郁,中川一水潺。溯流杨桂枻,乘月扣松关。目断烟云外,身疑霄汉间。波光浮玉魄,塔影倒银湾。淡远江边树,微茫海上山。昔贤留咏处,吾辈复跻攀。”薛英《中秋集孤屿觞月用王梅溪先生九日 饮酒韵》中有“临江纵酒呼明月,酒落杯中月落手。河汉声流萃堵高,直欲振衣上牛斗。”

陈之上《江心寺对月》:法鼓声声动,银蟾滟滟流。孤城长绕水,高阁易成秋。夜色僧房闭,空江塔影浮。此时人籁寂,沙鸟自啁啾。”朱彝尊《孤屿亭对月》:皎月空江满,寒云万里收。纤毫瞻顾兔,怳忽动潜虯。望远高楼笛,行歌半夜舟。南征有红雁,相傍宿沙头。

嘉庆举人曹应枢《江心秋月》诗:峭壁澹斜晖,送风吹客衣。江鸿随叶下,月魄带云飞。秋老愁心剧,途穷壮志非。越琴弹一曲,临水不知归。

3.描写温州山水的文章

楠溪: 新世纪里的第一个大年初一,北国的大地上刚刚经历了一场暴雪的袭击,山峦白了,河川平了,而意犹未尽的天幕上,仍还布满着厚厚的云层,大片的雪花时而还在飘忽着。

而我却在这样的时刻,搭乘上了飞往温州的航班,开始了我的春节旅行。如今7天假日行程结束,投入繁忙的工作,常常在那闲暇时分,每每忆及这次旅行中温州空灵的奇山秀水和绍兴厚重的历史人文,常常感怀于心并又为此激动不已。

这种情怀、这种感慨、这种体悟和心情,总想把它赋笔成文,珍藏于心。 山水之游,虽为人生一大快事,但对于我来说却并不轻松,那隐匿在山水之间厚重的历史帷幕,却很难使自己忘情于淳情天成的自然山水之中。

然而,这温州山水所独具的美质和神韵却使我感到了从未有过的轻松和超脱,乃至全然为之而陶醉了。 想必现代人于忙碌紧张的竞争之隙,暂入自然的怀抱,让那自然山水的奇峰清涧去松弛一下紧绷着的神经,让大自然的鬼斧神工来怡悦那麻木的心灵,引清风细雨,涤一涤被污染了的情怀,也是一种怡然的活法。

而这次春节旅行的第一站,温州的楠溪江,正是这样一处令人梦思神往的人间仙境。 楠溪江,仅仅听听这个名字,就能感觉出她的美韵,更有那精明的温州人,在沿楠溪江蜿蜒曲折的临江公路旁竖起的那一个个“楠溪江,山水诗的家乡”的大广告牌,就是仅驱车从这里一掠而过,身上也会落满这楠溪江山水华丽的诗句。

到楠溪江的时候,是在大年初二,当北国的大地上仍在飘落着纷纷扬扬的大雪的时候,而这里的楠溪江,却细雨霏霏,绿意葱葱。我知道,这绵绵3百里的楠溪江分岩头、大若岩、石桅岩、水岩、北坑、陡门和四海山等7处以田园山水风光见长的境区共计800多个景点,但只凭一个下午的游程是远远不够的。

温州的朋友问我怎麽安排这里的游程,我只是选择了岩头的狮子岩和大若岩的陶公洞。 楠溪江是在温州永嘉境内,南北纵贯。

一到永嘉,我便想起了那个在仕途上不走运的南朝大诗人谢灵运。他被贬后来这里做过永嘉太守,虽一生中官没做大,又在南朝宋文帝刘义隆的刀下早早结束了自己年仅49岁的生命,但他在仕途失意的苦闷岁月里,凭借这永嘉山水的灵性却拂拭了自己心灵上的愤懑和忧思,成就了其大量优美的山水诗作,开我国古代山水诗之先河。

也许就是这空灵的永嘉山水,才使得他的诗句具有了富丽而丰赡的艺术内涵。 我不知道当年的谢灵运来过这狮子岩没有,而眼前的这狮子岩,却活脱脱是一付优美的山水诗画。

一座酷似雄狮的小屿截流孤立在这楠溪江万倾清流之中,昂首张口,迎流而踞,细雨霏霏之中,雄姿娇态,风情万种。 唤来一排小竹筏,撑伞坐在竹筏之上,筏公身披蓑衣头戴竹笠摇桨筏头。

竹筏毫无声息地驶离岸边,宽阔平坦的楠溪江面上竟感觉不到江水的流动,迎流望去,不知是雨烟,还是雾霭,飘渺在江水的尽头,分不清哪是天、哪是地、哪是云、哪是水,只感觉身旁的楠溪江水是从远方的雨烟雾霭中飘飘而来。由于天上飘下的雨珠细碎如雾,直让人感觉它不是打落在江面,而是被这静静的江水溶化。

江水平静如镜,见不到一丝雨滴落下的涟漪,若不看狮子岩截流撞起的浪花,你真感觉不到这清醇碧秀的楠溪江水还是在流动着。 灵岩山色: 雁荡山位于与永嘉毗邻的乐清市,因“岗顶有湖,芦苇丛生,结草为荡,秋雁宿之”而得名,素有“东南海上第一名山”之美誉,堪称“寰中绝胜”。

那个山水派诗人谢灵运,一生酷爱旅游,曾为后人留下过大量的山水诗篇,但其字里行间竟只字未提雁荡山。据说这位山水诗鼻祖虽为最早叩门雁荡山的旅行者,但终因这远处海隅的雁荡山云遮雾罩、乱石荆蔓挡道而使其就在雁荡山门前蹑足而止了,因而未能留下雁荡吟诵的诗句。

也许是这雁荡山地处偏僻的海隅,是为古代南蛮荒芜之地吧,一直到了唐代,才先后有过三位僧人相继来到这里。一位是被后人奉为雁荡山开山鼻祖的洋和尚诺巨那,一位是曾发明过浑天仪的唐代高僧一行,最后一位是曾在雁荡山留下过脍炙人口诗句“雁荡经行云漠漠,龙湫坐宴雨蒙蒙”的晚唐诗僧惯休。

正是由于他们,这深锁在群山深处的纵多诡型殊状的峰嶂洞瀑的雁荡仙境才开始下凡人间。 古代的雁荡山由于独到的地理位置和环境,使得人迹罕见,虽明代的大旅行家徐霞客曾三顾雁荡,最后也不得不掷笔而叹:“欲穷雁荡之胜,非飞仙不能。”

正由于如此,我国古代厚重的历史人文才没有涂抹到这里。这“始于唐、盛于宋”的雁荡山来晚了一步,未能在“三山五岳”之中分得一席之地,也未留下过历代封建帝王的足迹,就连道教神谱上的任何一位“大帝”也未被搬进过这里,在这时空流转之中只有飞临山顶栖息的秋雁于苍苍蒹葭之中,年复一年地在这里守望着这雁荡的奇秀与空灵。

因此,这自然风景荟萃、鬼斧神工造化的雁荡山便成了我此次旅行最向往的地方。 雁荡山虽有8大景区,但其中的灵岩、灵峰和大龙湫是被称为“雁荡三绝”,而此次的雁荡之行,这三处是必去无疑了。

由温州朋友安排,起了个大早,第一站我们先去了灵岩景区。从永嘉的瓯北出发,过楠溪江大桥,沿通往宁波方向的高速公路北行,天气便开始。

4.描写温州景色的有关诗句

登池上楼诗》 谢灵运

潜虬媚幽姿,飞鸿响远音。

薄霄愧云浮,栖川怍渊沉。

进德智所拙,退耕力不任。

狥禄反穷海,卧疴对空林。

衾枕昧节候,褰开暂窥临。

倾耳聆波澜,举目眺岖嵚。

初景革绪风,新阳改故阴。

池塘生春草,园柳变鸣禽。

祁祁伤豳歌,萋萋感楚吟。

索居易永久,离羣难处心。

持操岂独古,无闷征在今。

[注释]

1.狥: (xùn)

2.疴: (kē)

3.褰: (qiān)

4.嵚: (qīn)

5.豳: (bīn)

6.羣: (qún)

7.虬: (qiú)

[评析]

开头六句,托物起兴,写出自己官场失意和进退失据的矛盾心情。“徇禄”二句,把自己迫不得已到永嘉上任及卧病之初的情况,作了交待,在诗的结构上起桥梁过渡作用。既给人以明确的时、地观念,又把自己的心境和外界的景物联系起来。“衾枕”以下八句,写登楼所见初春景色:久病初起,趁兴登楼,掀开窗帘,细听海涛隐隐入耳,远眺山峦叠翠,历历在目,满园春色,风和日丽,寒冬余气,荡然无存。池塘春草,杨柳婆娑,大地着上绿色新装,莺歌燕舞也显得更加欢快。“祁祁”以下,感时思归,又借《诗经》、《楚辞》的意境起兴,思如泉涌,典丽精工,由景生情,因情入理。最后,表示要向古代隐居之士学习,聊以排遣自己的苦闷。

5.描写温州的诗人及诗句

晋朝的谢灵运的 “池塘生春草,园柳变鸣禽”(《登池上楼》),“乱流趋正绝,孤屿媚中川。

云日相辉映,空水共澄鲜”(《登江中孤屿》)。唐朝的张又新写了一首《白里坊》诗,“时清游骑南徂暑,正直荷花百里开”。

宋叶适《西山闲居》诗,写的就是今天的水心、吴桥一带的迷人景色:“面对吴桥港,西山第一家。有林皆桔树,无花不荷花。”

原来,我们的温州,自古就是令人心醉的荷花之乡。请读一读南宋时期杨蟠描写温州的诗句:《泳温州》诗日: 一片繁华海上头,从来唤作小杭州; 水如棋局连街陌,山似屏帷绕画楼。

是赴有花迎我笑,何时无月逐人游; 西湖宴赏争标日,多少珠帘不下钩(温州城西的九山湖,又名西湖)诗中的“水如棋局分街陌”便是极好的水城街巷白描。“山似屏帏”指连接温州城的四座小山。

“绕画楼”指当时民间建筑物的富丽奢华。最后两句“西湖赏晏争标日,多少珠帘不下钩。”

是描写龙舟竞赛,大家闺秀都倾城而出,争看竞赛的热闹景象。诗歌生动地描绘了当时温州商业之繁华和江南水城的优美风光。

绍兴七年(1137),僧清了奉诏来江心屿设坛传经,率众填塞中川,两屿遂连接为一;填塞处,建寺,名中川寺,通称江心寺。未久,高宗赐名为龙翔兴庆禅寺,奉为“宗室道场”。

其后,外国僧侣也慕名来参禅膜拜,至明清两代,仍络绎不绝。 江心屿遍布殿堂亭榭,甚富古迹,且古木葱茏,风景秀幽,向有“瓯江蓬莱”之称。

各代诗人题咏诗词就有500余首;如唐代诗人李白、杜甫、孟浩然、张子容、韩愈、张又新等均有名篇佳作咏及孤屿。青山横郭,白水绕城,孤屿大江双塔院; 初日芙蓉,晓风杨柳,一楼千古两诗人。

——李宗昉撰 温州江心寺楼联正是在这雄浑而自然中,孤屿砥柱中流,东西塔院遥相矗立。如果说青山横郭,白水绕城是匆匆晃过的虚远景,那么,孤屿大江双塔院,就是笔力凝重的实特写。

“仁者爱山,智者乐水”,人是多么爱好自然。从一千六百年前南朝诗人--中国山水诗鼻祖谢灵运的“清旦索幽异,放舟越垧郊。

”到当代著名作家汪曾祺的“我可以负责地向全世界宣告:楠溪江是很美的。”

古往今来,永嘉山水激发了多少文人学士的情思,泼洒下多少骚人迁客的笔墨。晋代书法家王羲之、唐朝诗人孟浩然、宋文学家苏东坡等历代文士,无不慕名挥毫,吟咏不辍“水是青罗带,山如碧玉簪”的楠溪江,其山山水水处处明明秀秀,晴晴雨雨时时好好奇奇,那迷人的山川,迷人的溪流,迷人的村落,迷人的风情,将吸引着越来越多的海内外游客来此观光游赏。

楠溪江风景之美,自古就已闻名。东汉末年和三国时代,就有傅隐遥、梅福等一些求仙问道的人来此隐居。

刘宋时期,谢灵运在此写出了中国第一批山水诗。稍晚一点,萧梁时期的陶宏景,曾在楠溪江的大若岩等地修炼,他在《答谢中书书》里描写此地的风光“山川之美,古来共谈。

高峰入云,清流见底,两岸石壁,五色交辉。青林翠竹,四时俱备。

晓雾将歇,猿鸟乱鸣。夕阳欲颓,沉鳞竞跃,实是欲界之仙都,自康乐以来未复有能与其奇者。”

历代诗人对楠溪江山水吟咏不辍,苏东坡赞叹道:“自言长官如灵运,能使江山似永嘉。”李清照南下温州,到楠溪江,写下了著名的《武陵春》:“闻说双溪春尚好,也拟泛轻舟。

只恐双溪舴艋舟,载不动许多愁”。陈香岩他身兼丽水市和青田县诗词学会会长,在进行山水诗的创作中,陈香岩诗友为宣传青田,促进开发旅游事业,并提高侨乡知名度,不仅发动和组织学会会员,以“浙江绿谷,青田山水”为主题,多次举办观场采风活动,而且以身带头,描绘家乡风貌。

例如《鲁迅峰》:“居然大器自天成,栩栩如生举世惊。傲骨铮铮形态美,威风凛凛采神清。

千夫常指横眉客,万户当存孺子情。一代文豪从莅此,石门放彩久驰名。”

该诗不仅写得形象生动,惟妙惟肖,而且意境优美,措辞恰当,对偶工整,可称精品。又如《游温州江心屿》:“约友江心共揽幽,劈波横渡似飞鸥。

两榕含抱迎宾赋,双塔争雄接客游。烈士宏碑垂万占,状元妙对历千秋。

水天一色惊奇绝,华夏风光堪一流”。诗中,“两榕合抱,”“双塔争雄”、“垂万古”、“历千秋”,非但对偶工整,而且气势浩然。

再如《咏青田瓯江大桥》:“长桥飞架碧波中,疑是凌霄落彩虹。南北车驰河伯醒,东西舟渡广寒通。

山浮绿浪春潮暖,水映朝阳花影红,天堑千年通一旦,凯歌万古赞丰功。”此诗非但琅琅上口,两联对句尤工,而且形象鲜明生动,呼之欲出。

香岩诗友的词创作,也具恢宏变化,独特风格,一如关西大汉,铜琶铁板,唱大江东去。兹举《鹧鸪天??咏金温铁路破土动工》一词,以见一斑:“一线纵穿山色葱,子孙世代梦飞龙,古来僻地求开发,欲展宏图常落空。

千百载,想成功,银锄终究奋苍穹。

6.谁知道关于温州的诗词歌赋

以下是谢灵运的 谢灵运,南朝刘宋著名诗人,永初年间,出任永嘉郡太守。

谢灵运爱好永嘉山水奇丽,加之政治失意,寄情山水,恣意遨游,足迹遍及永嘉郡境内诸县,在永嘉写下31首不朽诗篇。《晚出西射堂》、《游南亭》、《石壁精舍还湖上作》、《初发南城》、《登池上楼》、《登江中孤屿》诸作,似“初日芙蓉,自然可爱”。

《过白岸亭》(今永嘉县境西南),《登绿嶂山》(绿嶂山今属永嘉县上塘镇)、《石室山》(石室山即今大若岩)等诗,意境新奇,辞章绚丽。所作山水诗名动京师,被后世称为山水诗派鼻祖。

明人辑有《谢康乐集》。 《晚出西射堂》 步出西城门。

遥望城西岑。 连鄣叠巘崿。

青翠杳深沉。 晓霜枫叶丹。

夕曛岚气阴。 节往戚不浅。

感来念已深。 羁雌恋旧侣。

迷鸟怀故林。 含情尚劳爱。

如何离赏心。 抚镜华缁鬓。

揽带缓促衿。 安排徒空言。

幽独赖鸣琴。 《登池上楼》 潜虬媚幽姿。

飞鸿响远音。 薄霄愧云浮。

栖川怍渊沉。 进德智所拙。

退耕力不任。 徇禄反穷海。

卧痾对空林。 衾枕昧节候。

褰开暂窥临。 倾耳聆波澜。

举目眺岖嵚。 初景革绪风。

新阳改故阴。 池塘生春草。

园柳变鸣禽。 祁祁伤豳歌。

萋萋感楚吟。 索居易永久。

离群难处心。 持操岂独古。

无闷征在今 《登江中孤屿》 江南倦历览,江北旷周旋。 怀新道转迥,寻异景不延。

乱流趋孤屿,孤屿媚中川。 云日相辉映,空水共澄鲜。

表灵物莫赏,蕴真谁为传。 想像昆山姿,缅邈区中缘。

始信安期术,得尽养生年。 “林壑敛暝色,云霞收夕霏”(《石壁精舍还湖中作》); “密林含馀清,远峰隐半规”(《游南亭》); “近涧涓密石,远山映疏木” (《过白岸亭》) 温州诗词,主要是指描写温州的或者是温州人写的作品,比较突出的是谢灵运和永嘉四灵的诗作。

谢灵运,南朝刘宋著名诗人,永初年间,出任永嘉郡太守。 谢灵运爱好永嘉山水奇丽,加之政治失意,寄情山水,恣意遨游,足迹遍及永嘉郡境内诸县,在永嘉写下31首不朽诗篇。

《晚出西射堂》、《游南亭》、《石壁精舍还湖上作》、《初发南城》、《登池上楼》、《登江中孤屿》诸作,似“初日芙蓉,自然可爱”。《过白岸亭》(今永嘉县境西南),《登绿嶂山》(绿嶂山今属永嘉县上塘镇)、《石室山》(石室山即今大若岩)等诗,意境新奇,辞章绚丽。

所作山水诗名动京师,被后世称为山水诗派鼻祖。明人辑有《谢康乐集》。

《晚出西射堂》 步出西城门。遥望城西岑。

连鄣叠巘崿。青翠杳深沉。

晓霜枫叶丹。夕曛岚气阴。

节往戚不浅。感来念已深。

羁雌恋旧侣。迷鸟怀故林。

含情尚劳爱。如何离赏心。

抚镜华缁鬓。揽带缓促衿。

安排徒空言。幽独赖鸣琴。

《登池上楼》 潜虬媚幽姿。 飞鸿响远音。

薄霄愧云浮。 栖川怍渊沉。

进德智所拙。 退耕力不任。

徇禄反穷海。 卧痾对空林。

衾枕昧节候。 褰开暂窥临。

倾耳聆波澜。 举目眺岖嵚。

初景革绪风。 新阳改故阴。

池塘生春草。 园柳变鸣禽。

祁祁伤豳歌。 萋萋感楚吟。

索居易永久。 离群难处心。

持操岂独古。 无闷征在今 《登江中孤屿》 江南倦历览,江北旷周旋。

怀新道转迥,寻异景不延。 乱流趋孤屿,孤屿媚中川。

云日相辉映,空水共澄鲜。 表灵物莫赏,蕴真谁为传。

想像昆山姿,缅邈区中缘。 始信安期术,得尽养生年。

“林壑敛暝色,云霞收夕霏”(《石壁精舍还湖中作》); “密林含馀清,远峰隐半规”(《游南亭》); “近涧涓密石,远山映疏木” (《过白岸亭》) 永嘉四灵 谢灵运在永嘉为官时,也将诗歌的种子带到了永嘉。在南宋时期,永嘉诗风甚盛,诗词名家辈出,尤为引人注目的是徐照(字灵晖)、徐玑(号灵渊)、翁卷(字灵舒)、赵师秀(字灵秀)。

因为他们四人的字号中都有一个“灵”字,故世称“永嘉四灵”。“四灵”旨趣相投,创作主张一致,诗风相仿,因此形成了一个独具一格的诗歌流派,即“永嘉四灵”流派。

他们刻意苦吟,注重锻句炼字;反对用典,注重白描,其诗风浅近平易,简约清淡。 还有别的: 徐照《促促词》:“丈夫力耕长忍饥,老妇勤织苦无衣。”

翁卷《东阳路旁蚕妇》:“两鬓樵风一面尘,采桑陌上露沾身;相逢却道空辛苦,抽得丝来还别人。” 赵师秀《约客》:“黄梅时节家家雨,青草池塘处处蛙;有约不来过夜半,闲敲棋子落灯花。”

翁卷《乡村四月》:“绿遍山原白满川,子规声里雨如烟;乡村四月闲人少,才了蚕桑又插田。”。

7.了解温州山水诗歌,庙宇楹联,感受其文化韵味

山水文化的庄重与灵动。

孔子曰:仁者乐山,智者乐水。温州素有“七分山,二分水,半分路屋,半分田”之称。

生于斯,长于斯的瓯文化自然也离不山水,山之仁在于其庄重,水之智在于其灵动,这激发了瓯人和外来文人墨客对温州山水的歌颂,温州是中国山水诗的发祥地。山水诗开山鼻祖南北朝,谢灵运于公元422年任永嘉(温州)太守时,留下不少描写温州山水的诗歌,其中《登江中孤屿》是他描写江心屿的第一首诗,唐朝诗人孟浩然、李白、杜甫、韩愈相继讴歌赞美。

南宋陆游和叶继,“永嘉四灵”徐照,徐玑,翁卷和赵师秀也为温州山水留下大量的诗作。 明代的刘基、黄淮、何文渊、章纶、张璁、顾锡畴;清代的彝尊、梁章柜等,至现代郭沫若,马一浮,朱自清,夏承焘,梅冷生,吴鹭山,王季思,苏步清,王敬身,苏渊雷等名家都从不同角度赞美过温州的山水美景。

山以亘久的沉思默想作为其存在方式,而任凭山谷间风卷云动,花开花落,亘久的山峦高大,令人心向往之。水以心甘情愿地流往一切低洼之处,无微不至的湿润惠及一切卑微,这是山水的至情至性之魂。

长期的潜移默化的水山文化渗透,铸造了温州人如山一样务实不张扬的创业精神和水一样灵动的现实适应性与变通性的智慧。 东海文化的吸纳与开放 温州在历史上曾三次被辟为对外开放口岸,第一次开放是南宋高宗绍兴二年(公元1132年)设立市舶务,管理对海外贸易,第二次是清光绪二年(公元1876年)《中英烟台条约》签订之后,温州成为英国在中国的五个通商口岸之一,第三次1984年5月,中央国务院批准温州为中国沿海十四个沿海港口城市之一,第三次对外开放。

对于人类而言,大海意味着自由、机会、创造、资源、力量、海阔天空的万种可能。靠海的港都往往万商云集,或是纵横天下。

然而,温州历史上更多的时候,是背对大海。那时大海却象征着隔绝与孤立,危险与威胁。

“海岸”这个词所蕴含的是巨大的阻障、艰难、困境。 温州在难得的三次对外开放机会,都获得相当的发展,南宋的第一次开放,使温州“其货纤靡,其人多贾”、“鱼盐充犄,商贾辐辏”而远近闻名。

清朝的第二次开放,英人在温州城西街购屋设基督教堂,在江心屿东塔下圈地建造领事馆,在杨柳巷创办第一所西医院——定理医院,到1990年在温开设英、美、德、日洋行二十二家,形成“瓯为海国,市半洋商”的局面。新中国上世纪八十年代的第三次开放,以民营经济为体,温州模式横空出世,温州货走向全国,走向世界,富裕了温州,震憾了全国。

改革开放,让温州人从背对大海转向到面对大海,只有面对大海的时候,海洋才能孕育出一种比较开阔、大气,对外在世界充满求知兴趣的吸纳和开放型文化,即敢为人先的冒险精神。 除上述四种主体瓯文化外,对温州历史和现在具有广泛影响力的还有: 1、佛文化。

温州佛教寺庙众多,著名的有白鹿城松台山“净光宝塔” “净光禅寺”,统称“净光塔院”,此塔院是唐代高僧,禅宗大师“一宿觉禅师”研修佛学之地。妙果寺镇寺之宝出自宋神宗元丰年间的“猪头钟”极具文物观赏价值。

瑶溪皇岙国安寺千佛塔,因塔身有浮雕佛象1026尊,而称千佛塔。 2、道教文化。

温州道教以瑞安陶山宰相陶弘景最为著称,相传“山中宰相”陶弘景曾在福泉山结草为庐隐居。他是南朝著名的道教思想家,医家。

他采药种药,种甘蔗(药用),为穷人治病,不取分文。后人感其恩德,将他住过的地方称“陶山”,种药的地方称“药齐”甘庶称“陶蔗”。

3、儒家文化。在温州历史名人中,当首推孙诒让(1848-1908),被郭沫若尊称为“近代一大学人,启后承前一巨儒。”

孙氏二十岁中举,其学淹贯古今中外,博大精深,以通经为体,以识时务为用。一生著述近四十种,涉及经学、史学、诸子学、文学家,校勘学等,其中《周礼正义》为“新疏之冠”“莫能先也”。

《墨子问诂》开辟了“新墨学”研究的途径。晚年弃旧学,倡兴学校救国,“富强之原,在于兴学。”

4、江心屿诗岛文化。江心屿原为两小岛,中贯川流,名中川,又称孤屿,孤屿两端各有小山峰,峰顶宝塔东西对峙,即为东西二塔。

绍兴七年(1137年)书诏蜀僧清了由普陀来孤屿传经设坛,抛石填塞中川,创建寺院,取名中川寺,即江心寺。江心屿为中国四大名胜孤屿之一,素有“瓯江蓬莱”之称。

江心屿名胜古迹荟萃,主要人文景观有:浩然楼、宋文信国公祠,澄鲜阁,谢公亭,英驻温领事馆等,历代文人墨客歌咏江心屿的诗篇达一千余首,在中国唯此孤屿。 5、科举文化,温州历史上文风兴盛,进士辈出,科举文化最著名的有瑞安曹村镇曹村,可谓“中华进士第一村”仅南宋一朝,就达87人。

其中进士24人,特奏进士19人,武学进士6人,太学进士38人。叶文耀先生说:“走进曹村,随便问一闲坐的村民,似乎随意朝哪儿一指,便可说出一大段悠远的典故来,其深厚文化底蕴可见一斑”。

6、龙冈山遗址文化。龙冈山遗址为新石器晚期至战国时期,在上河滨龙冈山,范围约1500平方米,遗物丰富,有石器和陶器两类。

石器有抑叶石镞,穿孔石矛。陶器有夹砂红陶、泥质红陶、黑皮陶,印纹。

转载请注明出处 »

wordpress

这个人很懒,什么都没留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