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人日记中的佳句好段 狂人日记的好词好句摘抄及赏析

2022-05-24 20:03:17 5点热度 0人点赞 0条评论

1.狂人日记中的好词好句有哪些

好词:

1、青面獠牙

2、歪歪斜斜

3、面面相觑

4、明知故犯

5、与众不同

6、鬼鬼祟祟

好句:

1、今天晚上,很好的月光。我不见他,已是三十多年;今天见了,精神分外爽快。才知道以前的三十多年,全是发昏;然而须十分小心。不然,那赵家的狗,何以看我两眼呢?我怕得有理。

2、我想:我同赵贵翁有什么仇,同路上的人又有什么仇;只有廿年以前,把古久先生的陈年

流水簿子,踹了一脚,古久先生很不高兴。赵贵翁虽然不认识他,一定也听到风声,代抱不平;约定路上的人,同我作冤对。但是小孩子呢?那时候,他们还没有出世,何以今天也睁着怪眼睛,似乎怕我,似乎想害我。这真教我怕,教我纳罕而且伤心。我明白了。这是他们娘老子教的!

3、晚上总是睡不着。凡事须得研究,才会明白。他们——也有给知县打枷过的,也有给绅士掌过嘴的,也有衙役占了他妻子的,也有老子娘被债主逼死的;他们那时候的脸色,全没有昨天这么怕,也没有这么凶。想起来,我从顶上直冷到脚跟。他们会吃人,就未必不会吃我。

你看那女人“咬你几口”的话,和一伙青面獠牙人的笑,和前天佃户的话,明明是暗号。我

看出他话中全是毒,笑中全是刀。他们的牙齿,全是白厉厉的排着,这就是吃人的家伙。照我自己想,虽然不是恶人,自从踹了古家的簿子,可就难说了。他们似乎别有心思,我全猜不出。况且他们一翻脸,便说人是恶人。我还记得大哥教我做论,无论怎样好人,翻他几句,便打上几个圈;原谅坏人几句,他便说“翻天妙手,与众不同”。我那里猜得到他们的心思,究竟怎样;况且是要吃的时候。凡事总须研究,才会明白。古来时常吃人,我还记得,可是不甚清楚。我翻开历史一查,这历史没有年代,歪歪斜斜的每叶上都写着“仁义道德”几个字。我横竖睡不着,仔细看了半夜,才从字缝里看出字来,满本都写着两个字是“吃人”!

4、他们这群人,又想吃人,又是鬼鬼祟祟,想法子遮掩,不敢直截下手,真要令我笑死。我

忍不住,便放声大笑起来,十分快活。自己晓得这笑声里面,有的是义勇和正气。老头子和大哥,都失了色,被我这勇气正气镇压住了。但是我有勇气,他们便越想吃我,沾光一点这勇气。老头子跨出门,走不多远,便低声对大哥说道,“赶紧吃罢!”大哥点点头。原来也有你!这一件大发见,虽似意外,也在意中:合伙吃我的人,便是我的哥哥!吃人的是我哥哥!我是吃人的人的兄弟!我自己被人吃了,可仍然是吃人的人的兄弟!

2.狂人日记的好词好句好段都要,最好是很多

《狂人日记》是鲁迅创作的第一个短篇白话小说,其主旨在与暴露家族制度和礼教的弊害。 《狂人日记》以日记的形式成文,全部采用第一人称,描写了整个外部世界在“我”眼里的形象,几乎整篇作品都是主人公内心世界的表白。作者通过对半封建半殖民地的旧中国的深刻观察,在本文中借狂人的角度以狂人的口吻发出了一声振聋发聩的呐喊:封建主义“吃人”!

关键词:狂人、风格、感触。

初看《狂人日记》一文,我是以一个完全不知道其作者是鲁迅的心态来读的第一遍。第一遍读完以后,只觉得这是一篇非常阴冷古怪的小说,因为文章上下到处都能看见一个触目惊心的词:吃人。除这以外,我连它最基本的意思都没搞懂。

于是,我细读第二遍。第二遍读完,又翻看了其中的一些注释,方才明白了文章的些许意思。这篇文章如题所言,是一个患有强迫症臆想症恐惧症的狂人的日记,所以其中一些让我毛骨悚然的描写便解释得通了。

在大致理解的前提下,我又查找了一些关于狂人日记的分析和简评,知道了鲁迅写这篇文章的时代背景,也了解了这篇文章的主旨:揭露封建家族制度和礼教的弊害。带着这些信息,最后,我细读了这篇文章第三遍。第三遍读完,又生出了一些感触与困惑,经过自己的推敲和思考,也颇有心得。

或许是因为时代变迁的问题,我对封建家族制度和礼教对当时社会的弊害并没有很大的感触和领悟,反而是对一切其它的边角问题非常感兴趣。

首先还是说说这篇文章的主人公,狂人。文章的一开篇,便是关于“我”的文字:

“今天晚上,很好的月光。我不见他,已是三十多年;今天见了,精神分外爽快。才知道以前的三十多年,全是发昏;然而须十分小心。不然,那赵家的狗,何以看我两眼呢?

“我怕得有理。”

然而这些文字并没有向读者描写“我”的形象,没有提及任何关于“我”高矮胖瘦老少美丑的东西,只是以一个意识的线索道出“我”的心理活动。不仅开篇如此,后文也基本如此,“我”在这篇文章只是一个抽象的存在,作者只是通过“我”的心理活动,语言及一些动作来丰富“我”的性格,并没有任何具体的描述。这从一方面说明鲁迅写这篇文章并没有单独指向某个人,他更想表达的是当时社会上存在的一类人,或者说是一类精神。

3.《狂人日记》中的好词好句

1.我是吃人的人的兄弟!

我自己被人吃了,可仍然是是吃人的人的兄弟!

2.我在朦胧中,眼前展开一片海边碧绿的沙地来,上面深蓝的天空中挂着一轮金黄的圆月。我想:希望本是无所谓有,无所谓无的。这正如地上的路;其实地上本没有路,走的人多了,也便成了路。

3.黑漆漆的,不知是日是夜。赵家的狗又叫起来了。 狮子似的凶心,兔子的怯弱,狐狸的狡猾,……

4.去了这心思,放心做事走路吃饭睡觉,何等舒服。这只是一条门槛,一个关头。他们可是父子兄弟夫妇朋友师生仇敌和各不相识的人,都结成一伙,互相劝勉,互相牵掣,死也不肯跨过这一步。

其实这部名著有很多好句,好词就更是数不胜数,需要读者亲自发现!

4.《狂人日记》中的好词好句

1.我是吃人的人的兄弟!我自己被人吃了,可仍然是是吃人的人的兄弟!2.我在朦胧中,眼前展开一片海边碧绿的沙地来,上面深蓝的天空中挂着一轮金黄的圆月。

我想:希望本是无所谓有,无所谓无的。这正如地上的路;其实地上本没有路,走的人多了,也便成了路。

3.黑漆漆的,不知是日是夜。赵家的狗又叫起来了。

狮子似的凶心,兔子的怯弱,狐狸的狡猾,……4.去了这心思,放心做事走路吃饭睡觉,何等舒服。这只是一条门槛,一个关头。

他们可是父子兄弟夫妇朋友师生仇敌和各不相识的人,都结成一伙,互相劝勉,互相牵掣,死也不肯跨过这一步。其实这部名著有很多好句,好词就更是数不胜数,需要读者亲自发现。

5.狂人日记中的好词好句

一今天晚上,很好的月光。

我不见他,已是三十多年;今天见了,精神分外爽快。才知道以前的三十多年,全是发昏;然而须十分小心。

不然,那赵家的狗,何以看我两眼呢?我怕得有理。二今天全没月光,我知道不妙。

早上小心出门,赵贵翁的眼色便怪:似乎怕我,似乎想害我。还有七八个人,交头接耳的议论我,张着嘴,对我笑了一笑;我便从头直冷到脚根,晓得他们布置,都已妥当了。

我可不怕,仍旧走我的路。前面一伙小孩子,也在那里议论我;眼色也同赵贵翁一样,脸色也铁青。

我想我同小孩子有什么仇,他也这样。忍不住大声说,“你告诉我!”他们可就跑了。

我想:我同赵贵翁有什么仇,同路上的人又有什么仇;只有廿年以前,把古久先生的陈年流水簿子⑶,踹了一脚,古久先生很不高兴。赵贵翁虽然不认识他,一定也听到风声,代抱不平;约定路上的人,同我作冤对。

但是小孩子呢?那时候,他们还没有出世,何以今天也睁着怪眼睛,似乎怕我,似乎想害我。这真教我怕,教我纳罕而且伤心。

我明白了。这是他们娘老子教的!三晚上总是睡不着。

凡事须得研究,才会明白。他们——也有给知县打枷过的,也有给绅士掌过嘴的,也有衙役占了他妻子的,也有老子娘被债主逼死的;他们那时候的脸色,全没有昨天这么怕,也没有这么凶。

最奇怪的是昨天街上的那个女人,打他儿子,嘴里说道,“老子呀!我要咬你几口才出气!”他眼睛却看着我。我出了一惊,遮掩不住;那青面獠牙的一伙人,便都哄笑起来。

陈老五赶上前,硬把我拖回家中了。拖我回家,家里的人都装作不认识我;他们的脸色,也全同别人一样。

进了书房,便反扣上门,宛然是关了一只鸡鸭。这一件事,越教我猜不出底细。

前几天,狼子村的佃户来告荒,对我大哥说,他们村里的一个大恶人,给大家打死了;几个人便挖出他的心肝来,用油煎炒了吃,可以壮壮胆子。我插了一句嘴,佃户和大哥便都看我几眼。

今天才晓得他们的眼光,全同外面的那伙人一模一样。想起来,我从顶上直冷到脚跟。

他们会吃人,就未必不会吃我。你看那女人“咬你几口”的话,和一伙青面獠牙人的笑,和前天佃户的话,明明是暗号。

我看出他话中全是毒,笑中全是刀。他们的牙齿,全是白厉厉的排着,这就是吃人的家伙。

照我自己想,虽然不是恶人,自从踹了古家的簿子,可就难说了。他们似乎别有心思,我全猜不出。

况且他们一翻脸,便说人是恶人。我还记得大哥教我做论,无论怎样好人,翻他几句,他便打上几个圈;原谅坏人几句,他便说“翻天妙手,与众不同”。

我那里猜得到他们的心思,究竟怎样;况且是要吃的时候。凡事总须研究,才会明白。

古来时常吃人,我也还记得,可是不甚清楚。我翻开历史一查,这历史没有年代,歪歪斜斜的每叶上都写着“仁义道德”几个字。

我横竖睡不着,仔细看了半夜,才从字缝里看出字来,满本都写着两个字是“吃人”!书上写着这许多字,佃户说了这许多话,却都笑吟吟的睁着怪眼看我。我也是人,他们想要吃我了!四早上,我静坐了一会儿。

陈老五送进饭来,一碗菜,一碗蒸鱼;这鱼的眼睛,白而且硬,张着嘴,同那一伙想吃人的人一样。吃了几筷,滑溜溜的不知是鱼是人,便把他兜肚连肠的吐出。

我说“老五,对大哥说,我闷得慌,想到园里走走。”老五不答应,走了;停一会,可就来开了门。

我也不动,研究他们如何摆布我;知道他们一定不肯放松。果然!我大哥引了一个老头子,慢慢走来;他满眼凶光,怕我看出,只是低头向着地,从眼镜横边暗暗看我。

大哥说,“今天你仿佛很好。”我说“是的。”

大哥说,“今天请何先生来,给你诊一诊。”我说“可以!”其实我岂不知道这老头子是刽子手扮的!无非借了看脉这名目,揣一揣肥瘠:因这功劳,也分一片肉吃。

我也不怕;虽然不吃人,胆子却比他们还壮。伸出两个拳头,看他如何下手。

老头子坐着,闭了眼睛,摸了好一会,呆了好一会;便张开他鬼眼睛说,“不要乱想。静静的养几天,就好了。”

不要乱想,静静的养!养肥了,他们是自然可以多吃;我有什么好处,怎么会 “好了”?他们这群人,又想吃人,又是鬼鬼祟祟,想法子遮掩,不敢直截下手,真要令我笑死。我忍不住,便放声大笑起来,十分快活。

自己晓得这笑声里面,有的是义勇和正气。老头子和大哥,都失了色,被我这勇气正气镇压住了。

但是我有勇气,他们便越想吃我,沾光一点这勇气。老头子跨出门,走不多远,便低声对大哥说道,“赶紧吃罢!”大哥点点头。

原来也有你!这一件大发见,虽似意外,也在意中:合伙吃我的人,便是我的哥哥!吃人的是我哥哥!我是吃人的人的兄弟!我自己被人吃了,可仍然是吃人的人的兄弟!五这几天是退一步想:假使那老头子不是刽子手扮的,真是医生,也仍然是吃人的人。他们的祖师李时珍做的“本草什么”⑷上,明明写着人肉可以煎吃;他还能说自己不吃人么?至于我家大哥,也毫不冤枉他。

他对我讲书的时候,亲口说过可以“易子而食” ⑸;又一回偶然议论起一个不好的人,他便说不但该杀,还当“食肉寝皮”⑹。我那时年纪还小,心跳了好半天。

前天狼子。

6.狂人日记好词好句

今天晚上,很好的月光。

我不见他,已是三十多年;今天见了,精神分外爽快。才知道以前的三十多年,全是发昏;然而须十分小心。

不然,那赵家的狗,何以看我两眼呢? 我怕得有理。 二 今天全没月光,我知道不妙。

早上小心出门,赵贵翁的眼色便怪:似乎怕我,似乎想害我。还有七八个人,交头接耳的议论我,张着嘴,对我笑了一笑;我便从头直冷到脚根,晓得他们布置,都已妥当了。

我可不怕,仍旧走我的路。前面一伙小孩子,也在那里议论我;眼色也同赵贵翁一样,脸色也铁青。

我想我同小孩子有什么仇,他也这样。忍不住大声说,“你告诉我!”他们可就跑了。

我想:我同赵贵翁有什么仇,同路上的人又有什么仇;只有廿年以前,把古久先生的陈年流水簿子⑶,踹了一脚,古久先生很不高兴。赵贵翁虽然不认识他,一定也听到风声,代抱不平;约定路上的人,同我作冤对。

但是小孩子呢?那时候,他们还没有出世,何以今天也睁着怪眼睛,似乎怕我,似乎想害我。这真教我怕,教我纳罕而且伤心。

我明白了。这是他们娘老子教的! 三 晚上总是睡不着。

凡事须得研究,才会明白。 他们——也有给知县打枷过的,也有给绅士掌过嘴的,也有衙役占了他妻子的,也有老子娘被债主逼死的;他们那时候的脸色,全没有昨天这么怕,也没有这么凶。

最奇怪的是昨天街上的那个女人,打他儿子,嘴里说道,“老子呀!我要咬你几口才出气!”他眼睛却看着我。我出了一惊,遮掩不住;那青面獠牙的一伙人,便都哄笑起来。

陈老五赶上前,硬把我拖回家中了。 拖我回家,家里的人都装作不认识我;他们的脸色,也全同别人一样。

进了书房,便反扣上门,宛然是关了一只鸡鸭。这一件事,越教我猜不出底细。

前几天,狼子村的佃户来告荒,对我大哥说,他们村里的一个大恶人,给大家打死了;几个人便挖出他的心肝来,用油煎炒了吃,可以壮壮胆子。我插了一句嘴,佃户和大哥便都看我几眼。

今天才晓得他们的眼光,全同外面的那伙人一模一样。 想起来,我从顶上直冷到脚跟。

他们会吃人,就未必不会吃我。 你看那女人“咬你几口”的话,和一伙青面獠牙人的笑,和前天佃户的话,明明是暗号。

我看出他话中全是毒,笑中全是刀。他们的牙齿,全是白厉厉的排着,这就是吃人的家伙。

照我自己想,虽然不是恶人,自从踹了古家的簿子,可就难说了。他们似乎别有心思,我全猜不出。

况且他们一翻脸,便说人是恶人。我还记得大哥教我做论,无论怎样好人,翻他几句,他便打上几个圈;原谅坏人几句,他便说“翻天妙手,与众不同”。

我那里猜得到他们的心思,究竟怎样;况且是要吃的时候。 凡事总须研究,才会明白。

古来时常吃人,我也还记得,可是不甚清楚。我翻开历史一查,这历史没有年代,歪歪斜斜的每叶上都写着“仁义道德”几个字。

我横竖睡不着,仔细看了半夜,才从字缝里看出字来,满本都写着两个字是“吃人”! 书上写着这许多字,佃户说了这许多话,却都笑吟吟的睁着怪眼看我。 我也是人,他们想要吃我了! 四 早上,我静坐了一会儿。

陈老五送进饭来,一碗菜,一碗蒸鱼;这鱼的眼睛,白而且硬,张着嘴,同那一伙想吃人的人一样。吃了几筷,滑溜溜的不知是鱼是人,便把他兜肚连肠的吐出。

我说“老五,对大哥说,我闷得慌,想到园里走走。”老五不答应,走了;停一会,可就来开了门。

我也不动,研究他们如何摆布我;知道他们一定不肯放松。果然!我大哥引了一个老头子,慢慢走来;他满眼凶光,怕我看出,只是低头向着地,从眼镜横边暗暗看我。

大哥说,“今天你仿佛很好。”我说“是的。”

大哥说,“今天请何先生来,给你诊一诊。”我说“可以!”其实我岂不知道这老头子是刽子手扮的!无非借了看脉这名目,揣一揣肥瘠:因这功劳,也分一片肉吃。

我也不怕;虽然不吃人,胆子却比他们还壮。伸出两个拳头,看他如何下手。

老头子坐着,闭了眼睛,摸了好一会,呆了好一会;便张开他鬼眼睛说,“不要乱想。静静的养几天,就好了。”

不要乱想,静静的养!养肥了,他们是自然可以多吃;我有什么好处,怎么会 “好了”?他们这群人,又想吃人,又是鬼鬼祟祟,想法子遮掩,不敢直截下手,真要令我笑死。我忍不住,便放声大笑起来,十分快活。

自己晓得这笑声里面,有的是义勇和正气。老头子和大哥,都失了色,被我这勇气正气镇压住了。

但是我有勇气,他们便越想吃我,沾光一点这勇气。老头子跨出门,走不多远,便低声对大哥说道,“赶紧吃罢!”大哥点点头。

原来也有你!这一件大发见,虽似意外,也在意中:合伙吃我的人,便是我的哥哥! 吃人的是我哥哥! 我是吃人的人的兄弟! 我自己被人吃了,可仍然是吃人的人的兄弟! 五 这几天是退一步想:假使那老头子不是刽子手扮的,真是医生,也仍然是吃人的人。他们的祖师李时珍做的“本草什么”⑷上,明明写着人肉可以煎吃;他还能说自己不吃人么? 至于我家大哥,也毫不冤枉他。

他对我讲书的时候,亲口说过可以“易子而食” ⑸;又一回偶然议论起一个不好的人,他便说不但该杀,还当“食肉寝皮”⑹。我那时年。

7.狂人日记读书笔记好词好句

《狂人日记》是鲁迅创作的第一个短篇白话小说,其主旨在与暴露家族制度和礼教的弊害。

《狂人日记》以日记的形式成文,全部采用第一人称,描写了整个外部世界在“我”眼里的形象,几乎整篇作品都是主人公内心世界的表白。作者通过对半封建半殖民地的旧中国的深刻观察,在本文中借狂人的角度以狂人的口吻发出了一声振聋发聩的呐喊:封建主义“吃人”!关键词:狂人、风格、感触。

初看《狂人日记》一文,我是以一个完全不知道其作者是鲁迅的心态来读的第一遍。第一遍读完以后,只觉得这是一篇非常阴冷古怪的小说,因为文章上下到处都能看见一个触目惊心的词:吃人。

除这以外,我连它最基本的意思都没搞懂。于是,我细读第二遍。

第二遍读完,又翻看了其中的一些注释,方才明白了文章的些许意思。这篇文章如题所言,是一个患有强迫症臆想症恐惧症的狂人的日记,所以其中一些让我毛骨悚然的描写便解释得通了。

在大致理解的前提下,我又查找了一些关于狂人日记的分析和简评,知道了鲁迅写这篇文章的时代背景,也了解了这篇文章的主旨:揭露封建家族制度和礼教的弊害。带着这些信息,最后,我细读了这篇文章第三遍。

第三遍读完,又生出了一些感触与困惑,经过自己的推敲和思考,也颇有心得。或许是因为时代变迁的问题,我对封建家族制度和礼教对当时社会的弊害并没有很大的感触和领悟,反而是对一切其它的边角问题非常感兴趣。

首先还是说说这篇文章的主人公,狂人。文章的一开篇,便是关于“我”的文字:“今天晚上,很好的月光。

我不见他,已是三十多年;今天见了,精神分外爽快。才知道以前的三十多年,全是发昏;然而须十分小心。

不然,那赵家的狗,何以看我两眼呢?“我怕得有理。”然而这些文字并没有向读者描写“我”的形象,没有提及任何关于“我”高矮胖瘦老少美丑的东西,只是以一个意识的线索道出“我”的心理活动。

不仅开篇如此,后文也基本如此,“我”在这篇文章只是一个抽象的存在,作者只是通过“我”的心理活动,语言及一些动作来丰富“我”的性格,并没有任何具体的描述。这从一方面说明鲁迅写这篇文章并没有单独指向某个人,他更想表达的是当时社会上存在的一类人,或者说是一类精神。

在我看来,文中的“我”便是当时社会上那些想要反抗想要推翻旧中国封建家族制度和礼教的一类人的缩影。这类人在当时的社会里,必然也是被称为“狂人”,被世界背弃隔离,生活在一种“黑漆漆的,不知是日是夜”的地下环境里,过着“太阳也不出,门也不开,日日是两顿饭”的昏暗生活。

说到这里,我又想起了古今中外,那些或真实或虚构的被称作“狂人”的人——无故寻愁觅恨,有时似傻如狂的贾宝玉;敢于质疑地心说而被教堂烧死的布鲁诺;为研究炸药而付出鲜血代价的诺贝尔……仿佛历史上凡是有着非凡的才能和执着的信念,有着超越时代的进步思想的人都会被列为“狂人”之流,这种时代性的荒诞剧不仅限于旧中国,而是整个历史整个人类。至此,我们是否又应该反省一些被称为人性的东西。

初读这篇文章,我就可以深深地感受到文中的“狂人”内心的焦虑与悲哀,这无时无刻不伴随在他身边的恐惧是一种多么大的痛苦。很自然地,我对“狂人”生出许多同情和怜悯。

可随着我继续往下读,当我看到这一段时,我的心理却有了改变:“……他们这群人,又想吃人,又是鬼鬼祟祟,想法子遮掩,不敢直接下手,真要令我笑死。我忍不住,便放声大笑起来,十分快活。

自己晓得这笑声里面,有的是义勇和正气。老头子和大哥,都失了色,被我这勇气正气镇压住了。”

我顿时觉得“狂人”也有这样可爱的一面。明明是自己的臆想,自己却偏偏对这种臆想深信不疑,甚至还把众人在对待一个“狂人”的不自然当成了被自己勇气正气镇住时的失色,同情突然不见了,我心里竟多了几分戏谑。

在鲁迅的笔下,这个“狂人”是承载了时代的悲哀的,我明白这点,所以我对我以上的心理也有抱歉,毕竟是我们必须铭记的历史,对待它们的时候除了沉重与严肃不该有轻松和玩笑的成分。但我崇尚真实,想到什么便写什么。

我不会忘记一百年前的中国是个什么样子,但我更要重视如今的中国和一百年后的中国需要什么,我相信她需要的必然不是对历史的悲戚与念念不忘,而是对历史的审视和渐渐淡出。回归正题。

在心里的戏谑消失后,我脑袋里又冒出一个词:赤子之心。有着非凡的单纯、执着无比的信念的人,才能配得上赤子之心这个词。

“狂人”虽狂,但其近乎偏颇愚蠢的执着却着实让我感动。纵览历史,流芳万古的成功人士哪个能离得了执着这个词?更何况,谁才是真正的狂人还未见分晓。

现在我们都认为,“狂人”就是个精神病患者,所以“狂人”是真狂。但真的是这样吗?我们必须注意的是,当我们身处局外时能看到的这点,倘若你在读这篇文章之时,完全把自己融入到文章的世界里时,你还会这么认为吗?文中的视角是“我”,这种先入为主的写法在一定程度上会主导读者的心理和判断。

因为是“我”,所以读者首先的反应便是“我”是对的。在读这篇文章的时候,我曾很多次并没有。

8.狂人日记好词好句

狂人日记 作者:鲁迅 某君昆仲,今隐其名,皆余昔日在中学时良友;分隔多年,消息渐阙。

日前偶闻其一大病;适归故乡,迂道往访,则仅晤一人,言病者其弟也。劳君远道来视,然已早愈,赴某地 候补⑵矣。

因大笑,出示日记二册,谓可见当日病状,不妨献诸旧友。持归阅一过,知所患 盖“迫害狂”之类。

语颇错杂无伦次,又多荒唐之言;亦不著月日,惟墨色字体不一,知非 一时所书。间亦有略具联络者,今撮录一篇,以供医家研究。

记中语误,一字不易;惟人名 虽皆村人,不为世间所知,无关大体,然亦悉易去。至于书名,则本人愈后所题,不复改也。

七年四月二日识。 一 今天晚上,很好的月光。

我不见他,已是三十多年;今天见了,精神分外爽快。才知道以前的三十多年,全是发 昏;然而须十分小心。

不然,那赵家的狗,何以看我两眼呢? 我怕得有理。 二 今天全没月光,我知道不妙。

早上小心出门,赵贵翁的眼色便怪:似乎怕我,似乎想害我。还有七八个人,交头接耳的议论我,张着嘴,对我笑了一笑;我便从头直冷到脚根,晓 得他们布置,都已妥当了。

我可不怕,仍旧走我的路。前面一伙小孩子,也在那里议论我;眼色也同赵贵翁一样,脸色也铁青。

我想我同小孩子有什么仇,他也这样。忍不住大声说,“你告诉我!”他们可 就跑了。

我想:我同赵贵翁有什么仇,同路上的人又有什么仇;只有廿年以前,把古久先生的陈年流水簿子⑶,踹了一脚,古久先生很不高兴。赵贵翁虽然不认识他,一定也听到风声,代抱不平;约定路上的人,同我作冤对。

但是小孩子呢?那时候,他们还没有出世,何以今天也睁着怪眼睛,似乎怕我,似乎想害我。这真教我怕,教我纳罕而且伤心。

我明白了。这是他们娘老子教的! 三 晚上总是睡不着。

凡事须得研究,才会明白。 他们——也有给知县打枷过的,也有给绅士掌过嘴的,也有衙役占了他妻子的,也有老子娘被债主逼死的;他们那时候的脸色,全没有昨天这么怕,也没有这么凶。

最奇怪的是昨天街上的那个女人,打他儿子,嘴里说道,“老子呀!我要咬你几口才出气!”他眼睛却看着我。我出了一惊,遮掩不住;那青面獠牙的一伙人,便都哄笑起来。

陈 老五赶上前,硬把我拖回家中了。 拖我回家,家里的人都装作不认识我;他们的脸色,也全同别人一样。

进了书房,便反扣上门,宛然是关了一只鸡鸭。这一件事,越教我猜不出底细。

前几天,狼子村的佃户来告荒,对我大哥说,他们村里的一个大恶人,给大家打死了;几个人便挖出他的心肝来,用油煎炒了吃,可以壮壮胆子。我插了一句嘴,佃户和大哥便都看我几眼。

今天才晓得他们的眼光,全同外面的那伙人一模一样。 想起来,我从顶上直冷到脚跟。

他们会吃人,就未必不会吃我。 你看那女人“咬你几口”的话,和一伙青面獠牙人的笑,和前天佃户的话,明明是暗号。

我看出他话中全是毒,笑中全是刀。他们的牙齿,全是白厉厉的排着,这就是吃人的家伙。

照我自己想,虽然不是恶人,自从踹了古家的簿子,可就难说了。他们似乎别有心思,我全猜不出。

况且他们一翻脸,便说人是恶人。我还记得大哥教我做论,无论怎样好人,翻他几句,他便打上几个圈;原谅坏人几句,他便说“翻天妙手,与众不同”。

我那里猜得到他们的心思,究竟怎样;况且是要吃的时候。 凡事总须研究,才会明白。

古来时常吃人,我也还记得,可是不甚清楚。我翻开历史一查,这历史没有年代,歪歪斜斜的每叶上都写着“仁义道德”几个字。

我横竖睡不着,仔细看了半夜,才从字缝里看出字来,满本都写着两个字是“吃人”! 书上写着这许多字,佃户说了这许多话,却都笑吟吟的睁着怪眼看我。 我也是人,他们想要吃我了! 四 早上,我静坐了一会儿。

陈老五送进饭来,一碗菜,一碗蒸鱼;这鱼的眼睛,白而且硬,张着嘴,同那一伙想吃人的人一样。吃了几筷,滑溜溜的不知是鱼是人,便把他兜肚连肠的吐出。

我说“老五,对大哥说,我闷得慌,想到园里走走。”老五不答应,走了;停一会,可就来开了门。

我也不动,研究他们如何摆布我;知道他们一定不肯放松。果然!我大哥引了一个老头子,慢慢走来;他满眼凶光,怕我看出,只是低头向着地,从眼镜横边暗暗看我。

大哥说,“今天你仿佛很好。”我说“是的。”

大哥说,“今天请何先生来,给你诊一诊。”我说“可以!”其实我岂不知道这老头子是刽子手扮的!无非借了看脉这名目,揣一揣肥瘠:因这功劳,也分一片肉吃。

我也不怕;虽然不吃人,胆子却比他们还壮。伸出两个拳头,看他如何下手。

老头子坐着,闭了眼睛,摸了好一会,呆了好一会;便张开他鬼眼睛说,“不要乱想。静静的养几天,就好了。”

不要乱想,静静的养!养肥了,他们是自然可以多吃;我有什么好处,怎么会“好了”?他们这群人,又想吃人,又是鬼鬼祟祟,想法子遮掩,不敢直截下手,真要令我笑死。我忍不住,便放声大笑起来,十分快活。

自己晓得这笑声里面,有的是义勇和正气。老头子和大哥,都失了色,被我这勇气正气镇压住了。

但是我有勇气,他们便越想吃我,沾光一点这勇气。老头子跨出门,走不多远,便低声对。

转载请注明出处 »

wordpress

这个人很懒,什么都没留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