俗世奇人死鸟佳句赏析 俗世奇人中死鸟好句

2022-05-24 19:39:32 1点热度 0人点赞 0条评论

1. 俗世奇人好词好句及 赏析

不喜勿喷谢谢

1、丽日当空,群山绵延,簇簇的白色花朵像一条流动的江河。

赏析:运用比喻的修辞手法,把花朵比作江河,语言精致优美,富有感染力,言语间充满了对桐花的喜爱,让读者也仿佛一起看到了这漫山遍野的桐花开放的胜景。

2、他悲戚地举目遥望苍天,繁星宛若玉色的百合漂浮在澄静的湖面上。

赏析:这句话运用比喻的手法写星星非常传神,把繁星比作百合,突出它的干净纯洁,把夜空比作湖面,写出它的平静美好。然而这样的美景下,我却要死去了,反衬出我的懊悔。

3、这时,一个鸟儿是一片树叶,一片树叶是一个鸣叫的音符,在寂寞的冬天里,老槐树就是一首歌。

赏析:该句运用比喻修辞手法,将停在树枝上的小鸟比作树叶,将鸟鸣比作音符,将老槐树比作一首歌,生动形象的表现出冬天老槐树的热闹、充满生机的景象。

4、人生如梦。生命从无到有,又从有走向无,生生死死,构成社会和世界。从人生无常这一点来说,人生有如梦幻。因此,一个人只有活得有声有色、有滋有味,才不枉到这世界上走一回。\"浮生若梦\",\"人生几何\",从生命的短暂性来说,人生的确是一场梦。因此如何提高生活的质量,怎样活得有意义,便成了人们的一个永久的话题;\"青山依旧在,几度夕阳红\",与永恒的自然相比,人生不过是一场梦。

赏析:从这个意义上来说,在这大自然的包容中,在这历史的长河中,\"人过留迹,雁过留声\",人来到这世界上走一遭,应当留下一点足迹,一点与山河同在的精神。

5、对于心灵来说,人奋斗一辈子,如果最终能挣得个终日快乐,就已经实现了生命最大的价值。

有的人本来很幸福,看起来却很烦恼;有的人本来该烦恼,看起来却很幸福。活得糊涂的人,容易幸福;活得清醒的人,容易烦恼。这是因为,清醒的人看得太真切,一较真儿,生活中便烦恼遍地;而糊涂的人,计较得少,虽然活得简单粗糙,却因此觅得了人生的大境界。

赏析:人生的烦恼是自找的。不是烦恼离不开你,而是你撇不下它。每个人都是幸福的。只是,你的幸福,常常在别人眼里。

2. 俗世奇人里的死鸟简短主要内容和简短读后感

《死鸟》讲述的是有一个叫贺道台的人的外号是如何来的。贺道台伺候鸟有一功,一次林先生让贺道台帮他让自己的八哥会说话。贺道台答应了,可是这只八哥怎么也学不会说话倒是在人们没有防备的时候学一句。一次贺道台的夫人怕八哥被罩子闷死就让丫鬟帮忙把罩子摘下来,这时八哥说了一句“太太起痱子了吧”自此八哥就学会了说“给您请安”“请您上座”“您走好了”之类的话。之后裕禄大人来了贺道台正在给别人上茶,八哥听到“裕禄”两字叫道“裕禄那王八蛋”等贺道台明白过来裕禄和众官员已经离去。他才想到这句话就是他每天在裕禄那里受窝囊气之后总说的一句话。之后他骂这只八哥是死鸟,还用两手扯笼子,笼子扯碎了鸟飞了,但是那只八哥一直在说刚才贺道台说的话“死鸟”之后贺道台就得到死鸟这个外号。

这个故事告诉我们不要在背后说别人的坏话,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一定会有人告诉你讨厌的人,你说了他的坏话。后果不堪设想。

3. 俗世奇人句子赏析10句

《俗世奇人》之:苏七块 苏大夫本名苏金散,明国初年在小白楼一带,开所行医,正骨拿环,天津卫挂头牌,连洋人赛马,折胳膊断腿,也来求他。

他人高袍长,手瘦有劲,五十开外,红唇皓齿,眸子赛灯,下巴儿一绺山羊须,浸了油赛的乌黑锃亮。张口说话,声音打胸腔出来,带着丹田气,远近一样响,要是当年入班学戏,保准是金少山的冤家对头。

他手下动作更是“干净麻利快”,逢到有人伤筋断骨找他来,他呢?手指一触,隔皮截肉,里头怎么回事,立时心明眼亮。忽然双手赛一对白鸟,上下翻飞,疾如闪电,只听“咔嚓咔嚓”,不等病人觉疼,断骨头就接上了。

贴块膏药,上了夹板,病人回去自好。倘若再来,一准是鞠大躬谢大恩送大匾来了。

人有了能耐,脾气准格色。苏大夫有个格色的规矩,凡来瞧病,无论贫富亲疏,必得先拿七块银元码在台子上,他才肯瞧病,否则决不搭理。

这叫嘛规矩?他就这规矩!人家骂他认钱不认人,能耐就值七块,因故得个挨贬的绰号叫做:苏七块。当面称他苏大夫,背后叫他苏七块,谁也不知他的大名苏金散了。

苏大夫好打牌,一日闲着,两位牌友来玩,三缺一,便把街北不远的牙医华大夫请来,凑上一桌。玩得正来神儿,忽然三轮车夫张四闯进来,往门上一靠,右手托着左胳膊肘,脑袋瓜淌汗,脖子周围的小褂湿了一圈,显然摔坏胳膊,疼得够劲。

可三轮车夫都是赚一天吃一天,哪拿得出七块银元?他说先欠着苏大夫,过后准还,说话时还哼哟哼哟叫疼。谁料苏大夫听赛没听,照样摸牌看牌算牌打牌,或喜或忧或惊或装作不惊,脑子全在牌桌上。

一位牌友看不过去,使手指指门外,苏大夫眼睛仍不离牌。“苏七块”这绰号就表现得斩钉截铁了。

牙医华大夫出名的心善,他推说去撒尿,离开牌桌走到后院,钻出后门,绕到前街,远远把靠在门边的张四悄悄招呼过来,打怀里摸出七块银元给了他。不等张四感激,转身打原道返回,进屋坐回牌桌,若无其事地接着打牌。

过一会儿,张四歪歪扭扭走进屋,把七块银元“哗”地往台子上一码。这下比按铃还快,苏大夫已然站在张四面前,挽起袖子,把张四的胳膊放在台子上,捏几下骨头,跟手左拉右推,下顶上压,张四抽肩缩颈闭眼呲牙,预备重重挨几下,苏大夫却说:“接上了。”

当下便涂上药膏,夹上夹板,还给张四几包活血止疼口服的药面子。张四说他再没钱付药款,苏大夫只说了句:“这药我送了。”

便回到牌桌旁。今儿的牌各有输赢,更是没完没了,直到点灯时分,肚子空得直叫,大家才散。

临出门时,苏大夫伸出瘦手,拦住华大夫,留他有事。待那二位牌友走后,他打自己座位前那堆银元里取出七块,往华大夫手心一放。

在华大夫惊愕中说道:“有句话,还得跟您说。您别以为我这人心地不善,只是我立的这规矩不能改!” 华大夫把这话带回去,琢磨了三天三夜,到底也没琢磨透苏大夫这话里的深意。

但他打心眼儿里钦佩苏大夫这事这理这人。《俗世奇人》之刷子李 码头上的人,全是硬碰硬。

手艺人靠的是手,手上就必得有绝活。有绝活的,吃荤,亮堂,站在大街中央;没能耐的,吃素,发蔫,靠边呆着。

这一套可不是谁家定的,它地地道道是码头上的一种活法。自来唱大戏的,都讲究闯天津码头。

天津人迷戏也懂戏,眼刁耳尖,褒贬分明。戏唱得好,下边叫好捧场,像见到皇上,不少名角便打天津唱红唱紫、大红大紫;可要是稀松平常,要哪没哪,戏唱砸了,下边一准起哄喝倒彩,弄不好茶碗摇篮上去;茶叶末子沾满戏袍和胡须上。

天下看戏,哪儿也没天津倒好叫得厉害。您别说不好,这一来也就练出不少能人来。

各行各业,全有几个本领齐天的活神仙。刻砖刘、泥人张、风筝魏、机器王、刷子李等等。

天津人好把这种人的姓,和他们拿手擅长的行当连在一起称呼。叫长了,名字反没人知道。

只有这一个绰号,在码头上响当当和当当响。刷子李是河北大街一家营造厂的师傅。

专干粉刷一行,别的不干。他要是给您刷好一间屋子,屋里任嘛甭放,单坐着,就赛升天一般美。

最别不叫绝的是,他刷浆时必穿一身黑,干完活,身上绝没有一个白点。别不信!他还给自己立下一个规矩,只要身上有白点,白刷不要钱。

倘若没这一本事,他不早饿成干儿了?但这是传说。人信也不会全信。

行外的没见过的不信,行内的生气愣说不信。一年的一天,刷子李收个徒弟叫曹小三。

当徒弟的开头都是端茶、点烟、跟在屁股后边提东西。曹小三当然早就听说过师傅那手绝活,一直半信半疑这回非要亲眼瞧瞧。

那天,头一次跟随师傅出去干活,到英租界镇南道给李善人新造的洋房刷浆。到了那儿,刷子李跟随管事的人一谈,才知道师傅派头十足。

照他的规矩一天只刷一间屋子。这洋楼大小九间屋,得刷九天。

干活前,他把随身带的一个四四方方的小包袱打开,果然一身黑衣黑裤,一双黑布鞋。穿上这身黑,就赛跟地上一桶白浆较上了劲。

一间屋子,一个屋顶四面墙,先刷屋顶后刷墙。顶子尤其难刷,蘸了稀溜溜粉浆的板刷往上一举,谁能一滴不掉?一掉准掉在身上。

可刷子李一举刷子,就赛没有蘸浆。但刷子划过屋顶,立时匀匀实实一道白,白得透亮,白得清爽。

有人说。

4. 俗世奇人 句子赏析(5句左右) 必须快

《俗世奇人》之:蓝眼 古玩行中有对天敌,就是造假画的和看假画的。

造假画的,费尽心机,用尽绝招,为的是骗过看假画的那双又尖又刁的眼;看假画的,却凭这双眼识破天机,看破诡计,捏着这造假的家伙没藏好的尾巴尖儿,打一堆画里把它抻出来,晾在光天化日底下。这看假画的名叫蓝眼。

在锅店街裕成公古玩铺做事,专看画。蓝眼不姓蓝,他姓江,原名在棠,蓝眼是他的外号。

天津人好起外号,一为好叫,二为好记。这蓝眼来源于他的近视镜,镜片厚得赛瓶底,颜色发蓝,看上去真赛一双蓝眼,而这蓝眼的关键还是在他的眼上。

据说他关灯看画,也能看出真假;话虽有点玄,能耐不掺假。他这蓝眼看画时还真的大有玄机——看假画,双眼无神;看真画,一道蓝光。

这天,有个念书打扮的人来到铺子里,手拿一轴画。外边的题签上写着“大涤子湖天春色图”蓝眼之神看似没看,他知道这题签上无论写嘛,全不算数,真假还得看画。

他刷地一拉,疾如闪电,露出半尺画心。这便是蓝眼之神出名的“半尺活”,他看画无论大小,只看半尺。

是真是假,全拿这半尺画说话,绝不多看一寸一分。蓝眼之神面对半尺画,眼镜片刷地闪过一道蓝光,他抬起头问来者:“你打算卖多少钱?” 来者没急着要价,而是说:“听说西头的黄三爷也临摹过这幅画。”

黄三爷是津门造假画的第一高手。古玩铺里的人全怕他。

没想到蓝眼听赛没听,又说一遍:“我眼里从来没有什么黄三爷。你说你这画打算卖多少钱吧。”

“两条。”来者说。

这两条是二十两黄金。要价不低,也不算太高,两边稍稍地你抬我压,十八两便成交了。

打这天起,津门的古玩铺都说锅店街的裕成公买到一轴大涤子石涛的山水,水墨浅绛,苍润之极,上边还有大段题跋,尤其难得。有人说这件东西是打北京某某王府流落出来的。

来卖画的人不大在行,蓝眼之神却抓个正着。花钱不少,东西更好。

这么精的大涤子,十年内天津的古玩行就没现过。那时没有报纸,嘴巴就是媒体,愈说愈神,愈传愈广。

接二连三总有人来看画,裕成公都快成了绸缎庄了。世上的事,说足了这头,便开始说那头。

大约事过三个月,开始有人说裕成公那幅大涤子靠不住。初看挺唬人,可看上几遍就稀汤寡水,没了精神。

真假画的分别是,真画经得住看,假画受不住瞧。这话传开之后,就有新闻冒出来——有人说这画是西头黄三爷一手造的赝品!这话不是等于拿盆脏水往人家蓝眼的袍子上泼吗?蓝眼有根,理也不理。

愈是不理,传得愈玄。后来就说得有鼻子有眼儿了。

说是有人在针市街一个人家里,看到了这轴画的真品。于是,又是接二连三,不间断有人去裕成公古玩铺看画,但这回是想瞧瞧黄三爷用嘛能耐把蓝眼的眼蒙住的。

向来看能人栽跟头都最来神儿!裕成公的老板佟五爷心里有点发毛,便对蓝眼说:“我信您的眼力,可我架不住外头的闲话,扰得咱铺子整天乱哄哄的。咱是不是找个人打听打听那画在哪儿。

要真有张一模一样的画,就想法把它亮出来,分清楚真假,更显得咱高。” 蓝眼听出来老板没底,可是流言闲语谁也没辙,除非就照老板的话办,真假一齐亮出来。

人家在暗处闹,自己在明处赢。佟老板打来尤小五。

尤小五是天津卫的一只地老鼠,到处乱钻,嘛事都能叫拿耳朵摸到。他们派尤小五去打听,转天有了消息。

原来还真的另有一幅大涤子,也叫《湖天春色图》,而且真的就在针市街一个姓崔的人家!佟老板和蓝眼都不知道这崔家是谁。佟老板便叫尤小五引着蓝眼去看。

蓝眼不能不去,待到了那家一看,眼镜片刷刷闪过两道蓝光,傻了!真画原来是这幅。铺子里那幅是假造的!这两幅画的大小、成色、画面,全都一样,连图章也是仿刻的。

可就是神气不同——瞧,这幅真的是神气!他当初怎么打的眼,已经全然不知。此时面对这画,真恨不得钻进地里去。

他二十年没错看过一幅。他蓝眼简直成了古玩行里的神。

他说真必真,说假准假,没人不信。可这回一走眼,传了出去,那可毁了。

看真假画这行,看对一辈子全是应该的,看错一幅就一跟头栽到底。他没出声。

回到店铺跟老板讲了实话。裕成公和蓝眼是连在一块的,要栽全栽。

佟老板想了一夜。有了主意,决定把崔家那轴大涤子买过来,花大价钱也在所不惜。

两幅画都攥在手里,哪真哪假就全由自己说了。但办这事他们决不能露面,便另外花钱请个人,假装买主,跟随尤小五到崔家去买那轴画。

谁料人家姓崔的开口就是天价。不然就自己留着不卖了。

买东西就怕一边非买,一边非不卖。可是去装买主这人心里有底,因为来时黄老板对他有话“就是砸了我铺子,你也得把画给我买来”。

这便一再让步,最后竟花了七条金子才买到手,反比先前买的那轴多花了两倍的钱还多。待把这轴画拿到裕成公,佟老板舒口大气,虽然心疼钱,却保住了裕成公的牌子。

他叫伙计们把两轴画并排挂在墙上,彻底看个心明眼亮。等画挂好,蓝眼上前一瞧,眼镜片刷刷刷闪过三道光。

人竟赛根棍子立在那里。万事大吉下的怪事就在眼前——原来还是先前那幅是真的,刚买回来的这幅反倒是假的!真假不放在一起比一比,根本分不出真假——这才是人家造假画的本事,也是最高超的。

5. 《俗世奇人》20个句子,分别每个句子一个赏析

沉水香 林清玄 朋友从印度回来,送给我一块沉香木,外形如陡峭的山,颜色黑得像黑釉.有 一种极素朴悠远的香,连绵不绝地从沉水香中渗出,飘流在空气里.最特别的是,那沉香木非常沉重,远非一般的木石可比.朋友说:“这是最上等的乌沉香,由于它的心很坚实,丢到水中会沉到水底,所以也叫沉水香.而且,它的香味是不断从内部散出来,永远也不会消失,这一块 已经有几百年的历史,还是和它从前在森林里时一样的香呀!” 沉香能够供佛、能够静心、能够去除秽气,是大家都知道的.但是沉香作为佛 法的象征,需要更深的感受,像有着坚实的心,像永远散放木质的芬芳,像沉定的 心情,谦虚如同在水底一样.沉香最动人的部分,是它的“沉”,有沉静内敛的品质;也在它的“香”,一 旦成就,永不散失.沉香不只是木头吧!也是一种启示,启示我们在浮动的、浮华的人世中,也要 在内在保持着深沉的、永远不变的芳香.浮世是水,俗木随欲望水波流荡,无所定止.沉香是定石,在水中一样沉静,一样的香.一个人内心如果有了沉香,便能不畏惧浮世.点评:这是一篇,如文章题目一样,有着内敛却飘逸着从远古书斋中才散发着的幽香的文字.淡淡,轻轻,在不经意间,缕缕香气拂面而来,便沉静在其中,不能自拔.寻香而凝视,才若从峰峦叠嶂,从浓云迷雾中,发现着了让心灵为之一振的深谷幽兰.淡雅而清新的容貌,谦和而温润的身姿,风中飘渺着的馨香,由不得让人放下一切的尘俗杂念,生活锱铢,而随之“飘飘乎如遗世独立,羽化而登仙”.此种境界,已距离我们太遥远,太遥远,不是我们有意远离,而是时事环境让我们在不知不觉中脱离了这样的轨迹,不得已而已.《立刻完成的灵药》—— 生命的一切成长,都需要时间。

从前有一个国王,他的性子很急,对任何事情都不愿意等待。由于他的位高权重,几乎所有的事情都能达成愿望。

有一天,王后生了一个女儿,整日整夜的啼哭,使国王感到心烦。他看着因哭泣而脸皱成一团的公主,心里想着:“如果我的公主能立刻长大就好了,我就可以看见她亭亭玉立美丽的样子。”

虽然在理智上他知道没有人能立刻长大,但是在情感上却非常着急,一想到要看到美丽的女儿还要经过那么漫长的时间,他更是急得难以安寝。国王心里想:“以我的权势和财富,加上国中人才济济,难道真的找不到使公主立刻长大的方法吗?如果连这样的方法都找不到,我做国王有什么意思?养一群大臣又有何用呢?” 他一想到,就立刻下令,召集所有的大臣到宫里来,当众宣布:“各位都是国中处理大事的智者,我很希望各位帮我想一个方法,让初生的公主立刻长大,不知道哪一位可以想出方法?” 大臣们面面相看,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只好据实以告:“大王!我们虽然处理过许多国家大事,却从来没有听过能使婴儿立刻长大的方法呀!” 国王听了非常生气:“都是一群饭桶,以我们全国的力量,难道找不到一个使孩子立刻长大的方法吗?你们连使小孩长大的小小方法都不知道,还能处理什么重大的国事呢?限你们今天晚上就给我想出一个让婴儿立刻长大的方法,否则不准走出皇宫一步。”

大臣们个个吓得面色如土、噤若寒蝉,一句话也不敢说。其中一位年长的大臣站出来说:“大王!在我国有一位最高明的医生,说不定他有立刻长大的灵药。”

国王立刻派人火速把名医请来,问名医说:“你是我国医术最高明的医生,不知你有没有使公主立刻长大的灵药?” “大王!这。”

名医陷入了沉思。国王着急地说:“只要你能使公主立刻长大,有任何困难,你尽管说!” “大王!使公主立刻长大并没有什么困难。

我知道在遥远的东方有这样的灵药,只要给公主服用,立刻就会长大,只是往返费时,要走很久的时间才会抵达。”名医平和的说。

国王一听,眼睛发亮,急切地问:“那么,要走多久的时间呢?” 名医说:“至少要十二年的时间,而且那种灵药要新鲜的时候吃才有效,所以我一定要带公主前往,摘下来立刻给公主服用,公主就会立刻长大了。” 国王欣喜若狂:”太好了!太好了!只要能让公主立刻长大,就算采灵药需要走十二年的时间也值得的。”

名医于是把公主带走了。从此,国王每天都在担心,不知道十二年后公主有没有吃到遥远东方的那种灵药。

有一天正在担心时,忽然听到禀报:公主和名医回来了。当名医走进来的时候,身边跟着青春美丽、亭亭玉立的公主,国王看了欢喜不已:公主真的吃到立刻长大的灵药了。

他立刻召集群臣,公开宣布:“这果然是我国第一名医,既知道灵药在哪,又千里迢迢带公主去吃灵药、公主确实是立刻长大了。名医真是名不虚传!” 在我年少的时候,也曾经像国王一样,希望这个世界有一种万灵丹,让我们选择人生里自己喜欢的部分。

我曾经梦想,吃了一颗万灵丹,一睡醒来,已经度过了烦人的升学与考试,从最好的大学毕业。也曾经梦想,不必经过长途的追寻、饱受情爱的挫折,吃了一颗万灵丹,张开眼睛,已经有了这个世界上最相知相契的伴侣。

更曾经梦想,远离一切成长的痛苦、远离一切努力的奋斗、远离一切悲伤的眼泪,当我服了那立刻完成的灵药,人生已经美满,从此过。

6. 求俗世奇人的句子赏析

优美语段:地图周每次来给我们上地理之前,必先画好一副地图于黑板。

从课桌上拿一只粉笔,左手仍然自然向下垂,眼睛也只盯着黑板,右手便画起中国版图来了,粉笔如马良之神笔在黑板上飞快运动,老师的手臂悠然挥来、悠然挥去,好像伴着鼓点、和着琴声,每挥一笔,那细细的带飞沫的粉笔便在板面\\“刷”地一响,极是好听。刷刷声里,一条条线,衔接得天衣无缝。

——《陈怡臻》在冬天,未来暖气之时,屋内大寒。 周老师总会用那冻得发红且沾有粉笔灰的双手捧着一大叠书卷,穿着红黑相间的羽绒背心,脚蹬黑色短靴子,似乎颇有些大摇大摆的模样。

噔!噔!噔!小跑步地走上讲台,随手拿起一支粉笔,便大笔一挥,只见她手悠然挥来,又悠然挥去,同学们伸着脖子探头看去,原来是个中国地图,一气合成,毫无间断。同学们也自己拿出早已准备好的画图本,有模有样绘制起来,画几笔、看几眼。

有时比例大小不对称,又擦掉重画,笔在带有原印迹的白纸上不停地画着,几分钟下来,橡皮屑满桌,地图却四不像。再看老师一气合成的作品,即使在冬日,也会觉得浑身发热,脸颊通红,精力专注。

——王博瑶《地图周》 想做好面包,要分四步走。首先是配料,这是第一步,要是这步走错了,底下的就免了。

面包闫手一抖,料就乖乖地落进盘子里,一分不多一分不少,连街头药铺里称了快三十年药的老药夫,都没她称的准。其次是揉面,其实就是搅合,在那一揉一搓之间,仿佛就可以体会到面包的奥妙。

面包闫十个指头,一个也不闲着,五个抓水碗,五个抓面。这一倒一抓,每个动作都分毫不差,连水溅到铁板上发出的\\“滋滋”声都惊人的一至。

当面成为黏糊糊的一团,面包闫胳膊一沉手腕一压手指一抓,和面团几个回合下来,就稳占上风了。面团在铁板上顺服的的蜷着,像《西游记》里被打回原型的玉兔。

然后是发酵,面包闫总在这个难得空闲的时候抹抹汗,边看书边倾听面包发起来的声音。等面包一个一个大起来,微微散发出一点酒精的味道,就算是发好了。

最后是烤面包,这可是个技术活,面火和底火要恰到好处才行,不然不是没烤熟就是糊了。面包在烤箱了乖乖地呆着,过不了多久,面包的香气就飘出来了。

——路馨宇《面包闫》。

7. 俗世奇人 句子赏析(5句左右) 必须快

《俗世奇人》之:蓝眼古玩行中有对天敌,就是造假画的和看假画的。

造假画的,费尽心机,用尽绝招,为的是骗过看假画的那双又尖又刁的眼;看假画的,却凭这双眼识破天机,看破诡计,捏着这造假的家伙没藏好的尾巴尖儿,打一堆画里把它抻出来,晾在光天化日底下。这看假画的名叫蓝眼。

在锅店街裕成公古玩铺做事,专看画。蓝眼不姓蓝,他姓江,原名在棠,蓝眼是他的外号。

天津人好起外号,一为好叫,二为好记。这蓝眼来源于他的近视镜,镜片厚得赛瓶底,颜色发蓝,看上去真赛一双蓝眼,而这蓝眼的关键还是在他的眼上。

据说他关灯看画,也能看出真假;话虽有点玄,能耐不掺假。他这蓝眼看画时还真的大有玄机——看假画,双眼无神;看真画,一道蓝光。

这天,有个念书打扮的人来到铺子里,手拿一轴画。外边的题签上写着“大涤子湖天春色图”蓝眼之神看似没看,他知道这题签上无论写嘛,全不算数,真假还得看画。

他刷地一拉,疾如闪电,露出半尺画心。这便是蓝眼之神出名的“半尺活”,他看画无论大小,只看半尺。

是真是假,全拿这半尺画说话,绝不多看一寸一分。蓝眼之神面对半尺画,眼镜片刷地闪过一道蓝光,他抬起头问来者:“你打算卖多少钱?”来者没急着要价,而是说:“听说西头的黄三爷也临摹过这幅画。”

黄三爷是津门造假画的第一高手。古玩铺里的人全怕他。

没想到蓝眼听赛没听,又说一遍:“我眼里从来没有什么黄三爷。你说你这画打算卖多少钱吧。”

“两条。”来者说。

这两条是二十两黄金。要价不低,也不算太高,两边稍稍地你抬我压,十八两便成交了。

打这天起,津门的古玩铺都说锅店街的裕成公买到一轴大涤子石涛的山水,水墨浅绛,苍润之极,上边还有大段题跋,尤其难得。有人说这件东西是打北京某某王府流落出来的。

来卖画的人不大在行,蓝眼之神却抓个正着。花钱不少,东西更好。

这么精的大涤子,十年内天津的古玩行就没现过。那时没有报纸,嘴巴就是媒体,愈说愈神,愈传愈广。

接二连三总有人来看画,裕成公都快成了绸缎庄了。世上的事,说足了这头,便开始说那头。

大约事过三个月,开始有人说裕成公那幅大涤子靠不住。初看挺唬人,可看上几遍就稀汤寡水,没了精神。

真假画的分别是,真画经得住看,假画受不住瞧。这话传开之后,就有新闻冒出来——有人说这画是西头黄三爷一手造的赝品!这话不是等于拿盆脏水往人家蓝眼的袍子上泼吗?蓝眼有根,理也不理。

愈是不理,传得愈玄。后来就说得有鼻子有眼儿了。

说是有人在针市街一个人家里,看到了这轴画的真品。于是,又是接二连三,不间断有人去裕成公古玩铺看画,但这回是想瞧瞧黄三爷用嘛能耐把蓝眼的眼蒙住的。

向来看能人栽跟头都最来神儿!裕成公的老板佟五爷心里有点发毛,便对蓝眼说:“我信您的眼力,可我架不住外头的闲话,扰得咱铺子整天乱哄哄的。咱是不是找个人打听打听那画在哪儿。

要真有张一模一样的画,就想法把它亮出来,分清楚真假,更显得咱高。”蓝眼听出来老板没底,可是流言闲语谁也没辙,除非就照老板的话办,真假一齐亮出来。

人家在暗处闹,自己在明处赢。佟老板打来尤小五。

尤小五是天津卫的一只地老鼠,到处乱钻,嘛事都能叫拿耳朵摸到。他们派尤小五去打听,转天有了消息。

原来还真的另有一幅大涤子,也叫《湖天春色图》,而且真的就在针市街一个姓崔的人家!佟老板和蓝眼都不知道这崔家是谁。佟老板便叫尤小五引着蓝眼去看。

蓝眼不能不去,待到了那家一看,眼镜片刷刷闪过两道蓝光,傻了!真画原来是这幅。铺子里那幅是假造的!这两幅画的大小、成色、画面,全都一样,连图章也是仿刻的。

可就是神气不同——瞧,这幅真的是神气!他当初怎么打的眼,已经全然不知。此时面对这画,真恨不得钻进地里去。

他二十年没错看过一幅。他蓝眼简直成了古玩行里的神。

他说真必真,说假准假,没人不信。可这回一走眼,传了出去,那可毁了。

看真假画这行,看对一辈子全是应该的,看错一幅就一跟头栽到底。他没出声。

回到店铺跟老板讲了实话。裕成公和蓝眼是连在一块的,要栽全栽。

佟老板想了一夜。有了主意,决定把崔家那轴大涤子买过来,花大价钱也在所不惜。

两幅画都攥在手里,哪真哪假就全由自己说了。但办这事他们决不能露面,便另外花钱请个人,假装买主,跟随尤小五到崔家去买那轴画。

谁料人家姓崔的开口就是天价。不然就自己留着不卖了。

买东西就怕一边非买,一边非不卖。可是去装买主这人心里有底,因为来时黄老板对他有话“就是砸了我铺子,你也得把画给我买来”。

这便一再让步,最后竟花了七条金子才买到手,反比先前买的那轴多花了两倍的钱还多。待把这轴画拿到裕成公,佟老板舒口大气,虽然心疼钱,却保住了裕成公的牌子。

他叫伙计们把两轴画并排挂在墙上,彻底看个心明眼亮。等画挂好,蓝眼上前一瞧,眼镜片刷刷刷闪过三道光。

人竟赛根棍子立在那里。万事大吉下的怪事就在眼前——原来还是先前那幅是真的,刚买回来的这幅反倒是假的!真假不放在一起比一比,根本分不出真假——这才是人家造假画的本事,也是最高超的本。

8. 俗世奇人的故事

冯骥才《俗世奇人》之一:苏七块 《俗世奇人》之二:刷子李 身上有白点!白刷不要钱! 《俗世奇人》之三:酒婆 千杯不醉,唯我独尊! 《俗世奇人》之四:死鸟 死鸟能复活! 《俗世奇人》之五:张大力 能顶一头大肥猪! 《俗世奇人》之六:冯五爷 吝啬鬼!爱财如命1 《俗世奇人》之七:蓝眼 中国生,洋人象 《俗世奇人》之八:好嘴杨巴 能吃下一斤辣椒. 《俗世奇人》之九:蔡二少爷 天地之时,无所不知 《俗世奇人》之十:背头杨 背起一头牛。

转载请注明出处 »

wordpress

这个人很懒,什么都没留下